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仙鳳鳴劇團

仙鳳鳴劇團

才子佳人

白雪仙十五歲時﹐ 為任劍輝賞識﹐共結台緣﹐幾十年來亦師亦友﹐彼此扶持﹐互相砥礪﹐後又自掏腰包設帳授徒﹐兩個女子更無視為當時粵劇界並不友善的小氣候﹐經歷許多風言風語﹐ 江湖地位自巋然不動﹐使得粵劇藝術承傳有人﹐而雛鳳鳴劇團更是在粵劇低潮期逢演必滿的後起之秀。任、白相處半個世紀, 性格南轅東北轍, 但對粵劇的醉心和投入卻是同路人。白雪仙性格堅毅, 不同流俗, 對理想擇善固執; 任劍輝性情溫厚, 隨和得人緣, 有江湖氣, 同時對自己演出要求一絲不苟, 非常堅持, 不是個萬事無所謂的好好先生。須知昔日年輕女子跑碼頭, 難免有種種不能言的困難和糾紛, 班事從結組織, 曲本佈景到戲服行頭, 都是重要而煩瑣的, 任劍輝沒有相當主見和魄力, 又怎能領導劇團, 在港, 澳演出多年。任、白性格上雖有內歛外露之分, 骨子裡其實有共通點, 不過, 外露的自然容易得罪人; 白雪仙關注任劍輝的生活和健康, 經常為這位面慈心軟的好老人, 摒除雜務, 婉拒無謂應酬, 讓她頤養天年, 為了愛惜任劍輝, 她惡人是當定了。任、白的情誼究有多深, 俗世無斗可量, 只有彼此點在心頭, 她們不單是事業上的盟友, 也同時是子期與佰牙。如今人去矣, 不單任白的舞台藝術終於成為絕唱, 連這段姻緣際會, 百年難得一見的深厚情誼, 也在惘惘人間成為絕響。

(節錄自辛其氏「絕響」)

一九五六年,任劍輝、白雪仙組成「仙鳳鳴劇團」,並邀請靚次伯與梁醒波擔任武生及丑生之職,更邀得唐滌生為「仙鳳鳴」編劇,可惜唐滌生於「仙鳳鳴」第八屆上演〔再世紅梅記〕時,不幸逝世,故此,「仙鳳鳴」在第八屆後便停演了兩年,並且為第九屆演出作籌備,而第九屆演出的劇目〔白蛇新傳〕,是唐滌生生前準備已久的劇目,遂把他已搜集的資料,交與編劇家葉紹德整理,完成唐滌生的遺願。

演罷此劇,任白雖未有宣佈退出舞台,但似乎已有退隱之意,只是全心栽培參與〔白蛇新傳〕的新人,並為他們組織「雛鳳鳴」。直到六八、六九年,才再踏足舞台,為灣仔街坊福利會籌款演出〔紫釵記〕、〔帝女花〕、〔琵琶記〕等劇目。之後,又靜了下來。及至七二年,因「六一八」水災籌款而在電視上演唱了〔帝女花之香夭〕及〔李後主之去國歸降〕。自此之後,「仙鳳鳴」已沒有再作任何演出了。

戲寶

第一屆 紅樓夢、唐伯虎點秋香
第二屆 牡丹亭驚夢、穿金寶扇
第三屆 蝶影紅梨記、花田八喜
第四屆 帝女花
第五屆 紫釵記
第六屆 九天玄女
第七屆 西樓錯夢
第八屆 再世紅梅記
第九屆 白蛇新傳
仙鳳鳴劇團.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11 04:57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