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仙鳳鳴卷:上編:妒雨酸風

妒雨酸風

鶯疑燕謗,原來就是感情生活的身骨,普羅大眾的愛意,就是我要擁有他,然後再生不盡的怨愁痴恨,至死難渝的追問,是否深愛過。柳玉娥是最典型的人物,「家添百口還能養,最難添置一張床」,因為她「要百年獨佔枕邊情」,最簡明的演繹和證明,起碼,他總是眼前枕畔人,這樣的量化權衡,流傳最廣,其實,是大家仍浮浮沉沉的不能安心。

因奢她優越的條件,可以只是擔心,柳玉娥的妒意最為坦直,表達的方法是體罰,補償的方法是呵護,這種心態極具昔及意義,實際例子不常見,只因為名門望族寥寥可數。

體貼人情的該是霍小玉的故事,許多人都共有那份倔強與自卑,很懷疑這是普遍現代人的心態。

一心榮華上達,卻又掩抑不住心深的卑微,更以為感情是邂逅,努力,擁有的必然關係,萌發的妒意,為著人人意中所有,所以容易掬得同情之淚。

當大家不再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感情仿怫不是命定,可以遐想為真切的盟誓矢志,相處時的付出與忍耐,都變得是一種計算,是我與他的愛的計算,年深日久,眉梢嘴角,牽惹出的已是比較單純的數學問題,直至大家真的忘記最初的甘心承諾。

霍小玉可愛難忘的是最後肯一筆勾銷。

唐滌生寫小玉功力深純,著墨濃厚的是因妒意而幻生的景象,在黃衫客跟前,繒形繪聲地描述:「佢住太尉府中,與艷侶笑語盈盈,佢勢位已驕矜」,實在逼寫透徹,聯繫小玉的自卑感,淪落風塵的傷疤終於重新滴血,一切原來不在於是否肯委曲求全,「我想那盧家小姐,在你乘龍日,半繞蟠龍髻,插玉燕釵,腰肢款擺上畫閣中,投懷向君弄髻描容,佢斜泛眼波,微露笑渦,將君輕輕碰,指玉燕珠釵,不惜千金買來耀下威風」,活靈活現的胡思亂想,情景行藏,音容笑語,她都不遺餘力的想像得到,身為舊愛,特別投入於忖度新歡如何繾綣,原來是自己的纏綿,己然枕替香移,儘管末曾目睹,卻因此更為逼真;唐滌生寫妒火,至此細緻罕匹。

緊咬此文,盧太尉虛動鼓樂,「急得芳心碎盡步顛連,女子由來心眼淺,那禁得她金枝玉葉,年年月月,依戀伴郎眠,妒酸風,怯滿了桃花雙臉」,又是千古妙文,有神態,有心緒,這樣飽滿的劇詞,演者讀者俱易心領神會。

慧娘的妒意最不落俗套,「繡谷有玉女情竇已為汝初開,休向慧娘說,絃斷情還在,滄桑劫後應怕混醋海,你向昭容驚風釆,是憐還是愛,匿店內,愛色或愛才,你接花意欲呆,心中可有妾在」,明知有這樣的前文,仍肯生死相救,三兩句醋語,只是更寫出佳人情義,何況結以「望你愛昭之心永不改」,高唱入雲的,是她的真心體貼。

仙鳳鳴卷/上編/妒雨酸風.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7 15:03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