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仙鳳鳴卷:上編:情場總帶三分險

情場總帶三分險

都說情場如戰場,笑意滿色、帶點機心、又說行船走馬三分險,唐滌生併合起來說是「在情場總帶三分險」,由最真直的呂昭華口中吐露,可見十分可信。

多數人與生俱來都有著戀愛的技倆,甚至是無意出之,不過這樣的說是無意,只能算是自己的主觀慾望,局中人大抵都看得清楚,更休說旁觀者。

李益最心中有數,「深悔還巾惹下無端禍,才有醋海翻波起怒濤」,原來當時客套一番的拒絕,「彼此素昧生平,豈敢以姓字污及香羅綵帕,何況拾翠還巾,已恐有傷大雅」心中並非真不知情,卻就能夠說得這樣溫文得體。

到見得墜釵遺翠,好一句「不知有意或無心」,寫情場險峻深刻入微,似乎雙方都有備而戰,前緣當然是鮑四娘的穿引,所以拾釵時的挑逗靦腆,不可因詞面而輕輕放過,「半遮面兒弄絳紗,半飛桃紅泛赤霞」便有幾多風惰欲流,心事難測。

人說「劍合釵圓」是針鋒相對,我卻以為最深不可測的對答應是「陽關折柳」,霍小玉層層逼問,李益都只「忍聽聲聲泣鷓鴣」,「盟山誓海愛難枯」,「傷心語寄夢裡,同夢恩高」,有點支吾以對的味道,唐滌生寫此段筆力凝重,更勝湯顯祖原著純然哀感頑艷的情韻。

盧昭容看似千伶百俐,其實還真不算怎麼樣,兩段口白「待我請出老年人,鎖你上杭州府,落你一箇肆口狂言」,「適才聽見秀才說出一番說話,我同情心起」,以為便是技倆,裴禹隨便的兩行酸淚,一段前情,入得園後,尚裝作得頭頭是道,「原來姑娘許我親自摘花,等我選擇一朵心頭所愛」,深得迎拒寸度,急得昭容頓足,「花客負了紅梅在眼前」,收拾起平生的孤高自賞。

最驚心的始終是「蘭亭賞雪」的場面,怎麼可以這樣坦白,蘇東圾為了一雪前恥,特意佈下錦繡牢籠,胭脂陷阱,跟琴操商量切磋一番,偷看這幕鬧劇,當然,陳季常不是省油的燈,「我係識途老馬,又不是初生之犢」,將琴操鋪排的挑逗一語道破,到得琴操再下一著,「亭內有蛇蟲鼠蟻」,大家都十分赤裸裸地知道是怎樣的遊戲。

索取玉錢為信物的爾虞我詐,教人冷眼而心灰,「我琴操以千金之軀薦枕,唔通唔值你一個玉錢」,幾乎到了陰刻的地步,還要有蘇東坡的推波助瀾,甚至強搶,原來人情竟然如此。

仙府魂歸,罡風吹散,有人不認前塵,誠實的艾敬郎都要忍不住翻舊賬,「既然天上不比人間,又何故以仙女之驕矜,賒人間之孽債」,「投荔夜送秋波」,「三更送抱西廂」,前文提綱挈領的是一句「天幡怖陣有胭脂將」,歷盡試煉的敬郎終知情愛如履薄冰。

箇中好手是周玉培,為求目的,不擇手段,多少花言巧語哄騙雪英入府為引,冒充胞妹,利用她在枇杷巷遭虐待的事實作幌子,探囊取物般兜搭上方若梅,當然將雪英擱置一旁,故事終結,唐滌生才告訴謎底,周玉培的妹子名叫周惜紅,寵為妃嬪;雪英,該是一段無謂的前緣。

「庵遇」的戲文沒有這類元素,當時的迎拒閃爍,盡只真因處境無那。

「觀柳還琴」,「救裴」因著慧娘的情真,裴禹一個巴掌打不響,是要到得「哭三聲來笑三聲」時,「哭倩女起死無期,笑慧娘回生有證」,才似覺原來也有一點機心,不過,總覺得「蕉窗魂合」一場很值得推敲唐滌生的狡檜用意,起碼,這句話的口骤就很不像是深情高義的李慧娘。

不能忽略謝素秋,可惜是真能與趙汝州碰個滿懷時,故事經已完結。約略管窺,「點解我有相爺唔嫁,要去嫁狀元」的風情快意,可以想像幾多戲文,「窺醉詠梨」時為了要兼顧王紅蓮的身份,而三年真實的盼望,謝素秋已然慌張無措,看不出甚麼情場歷煉的慣技,抑或,這樣的歷煉,才使她願意單純地愛惜趙汝州。

仙鳳鳴卷/上編/情場總帶三分險.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7 15:00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