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仙鳳鳴卷:上編:素女描容

素女描容

原來,唐滌生筆下不是每位素女都有描容,「穿金寶扇」的呂昭華,「枇杷巷口故人來」的方若梅﹑「獅吼記」的柳玉娥,以至「蝶影紅梨記」的謝素秋﹑「跨鳳乘龍」的三公主弄玉,都只能摹形為眼前的白雪仙。

就是「再世紅梅記」的李慧娘﹑盧昭容﹑吳絳仙,「紫釵記」的霍小玉」,「帝女花」的長平 ,亦小頗乏正面的描繪,更遑論「九天玄女」中冷霜蟬的只是玄女寫真。

先看一下眾位佳人的容貌,「帝女花」先是昭仁虛張聲勢一番:「環佩聲傳鳳來儀。等閒誰敢輕咳嗽」,再則是周鍾補添一筆:「艷就艷。唯獨是凜若冰霜」,唐滌生著筆先就其氣質神韻, 深得寫人之法,同樣的形容,「紫釵記」霍小玉以滿腹閒愁帶戲出場:「新詩句句唸來如情話。恨年年燈月照人孤另。虛渡芳華」,「再世紅梅記」李慧娘:「一樣西風。吹起我新愁萬種」,盧昭容:「往日悼花零落傷春逝」,都是先逼入多愁善感的心靈,讓讀者先感其情,然後再睹其容。

素女容情,在書生眼中是總看不真,裴禹是「露半面挽帶低弄。嬌羞欲藏嫩柳中。似煙罩芙蓉」,周世顯是:「眉似蘇堤春曉柳。盈盈秋水。為何輕罩霧煙愁」,李益是:「回眸幾累纖腰折。好似風中楊柳霧中花」,盡是「半面」﹑「欲藏」﹑「似煙」 ﹑「輕罩霧煙愁」﹑「風」﹑「霧」等總隔一層的字眼,似乎貫注了情愛濃密時所見皆不真的意念,抑或訴說剎那傾慕即有如此醉徹神魂的矇矓隱約。

最徹底的描述只有賈似道意欲姦屍的一時衝動:「眉如新月堪調弄。口似櫻桃一點紅。最宜酒後燈前擁。最妙佢投懷送抱中」,蒼白的月光映照著蒼白的屍容,才能激動起賈相的情愁, 真是可佈,所謂新月,所謂新月﹑所謂櫻桃都當不得真,仍是無跡可尋。那到底唐滌生筆下最美麗的女性又是誰,想是「蝶影紅梨記」的謝素秋,趙汝州只是慕名而已,但是能夠領導群芳, 獻媚金主的人選只有馮飛燕跟她是「一時喻亮」,連遠在雍丘的錢濟之都曾經聽聞,而且等閒都有「十餘酒社共詩壇」要承歡色笑,似覺美色之外尚有無盡風情,脫難時跟劉學長說:「手上還有首飾」,品味必亦不俗,絕對是有傾城的本領,何況再入相府,「月來頭不梳。面不洗」仍能叫王丞相飄搖不定,定是「粗頭亂服。不減國色」的人物,暫且允推第一。

接著應是霍小玉﹑吳絳仙﹑琴操三人難分軒輊。

霍小玉能夠躋身長安名妓之流,容色自然艷麗,邂逅李益時年方十八,已經積攢起一所雅致精美的梁園,風情手腕一不可,衣著穿戴並且品味不凡,「平日愛穿紫色衣裳」﹑「挑簾卸輕紗。鸚鵡在欄杆偷驚訝。話我新插玉簪花。曾未見有今宵雅」,唐滌生寫得步步生香,顧盼如花 ,後來反襯一筆「已是琵琶絕響。欄檻無花」,真能想像當日車如流水的風光盛事。

吳絳仙一定是妙齡絕色,賈似道「所棄者乃是珠黃人老。贈與人者盡是枯敗之草」,身旁精於逢迎的賈瑩中,見盡天下絕代容顏,尚且垂涎不已,深嘆「俗世才出眾」的裴禹亦復一見難忘, 「忽見素女著紅裳。隱約微聞金珮響。向嫦娥招手」,譬諸嫦娥,自然不可能是尋常脂粉,連得三個好色之徒的青眼,大抵慧娘﹑昭容尚遜一籌。

至若蘇琴操簡直不待細說,陳季常這匹識途老馬忘形若此:「眉飛舞。口角也留香。好比嫩柳初逢東風映。宜嗔宜喜更宜妝。好比熠熠小星傍月旁」,天然體態,芳容妙目,一空所傍,意態都寫得透徹,不愧為曲子大手筆。

其餘諸女似乎則各有偏才而已,長平之傲﹑昭容之書卷氣﹑弄玉之憨﹑柳玉娥之艷﹑呂昭華之厚﹑方若梅之霸﹑昭仁之雅﹑沈永新之風霜﹑浣紗之伶俐﹑冷霜蟬之宛轉,約略陳述如下。

長平是真有富貴氣象,昭仁「參見皇姐」的對答,「姊妹之間應敘倫常。少行宮禮」,修行一年後在紫玉山房,瑞蘭叩見,一樣不卑不抗,確是一種威儀,在鳳台選婿,折服於世顯才情,「借一杯瓊漿玉液。謝適才語出輕浮」,正合帝女風神,長久以來的自知自信,才造就得出這樣的態度,萬不是民間女子的談吐。

慧娘是「貌美而孤獨」,愛穿紅色衣裳更使人不敢即近,千般心事都慣於隱藏,眉心常鎖,瞳際仍愁,最叫我痛惜有加,難得的是情之真之正,恰恰人生一世的本份,行於所不能不行,止於所不能不止。

所謂腹有詩書氣自華,「宵來愛月眠遲」,最工愁善病的該是昭容,覺得白雪仙演繹得較為稚氣,沒有深注應有的書卷味道,容色能叫賈似道說一句「好美貌」,當然有天香,不過「納彩登門如蜂擁」則只是賈瑩中誇誇其詞而已。

人說史湘雲得一「憨」字,醉臥芍藥一文已讓曹雪芹寫得奇絕,唐滌生筆下的弄玉亦有異曲之妙。

劇中全提及弄玉的容止,勝在性情真摯,在華山賞玩得心花怒放,那人在風景的姿態,還要「記得週歲時候。好多人話我早有仙根……你o地天上o的神仙。會唔會有時要搵o的仙姑慰解o下」,憨稚可掬,非常可愛,怪不得國事縈懷的簫史,都肯留金花銀樹玉簫作情信。

柳玉娥想是艷麗,起碼白雪仙絞盡心血的髻飾衣裳如是說,她那份驕矜自傲絕不似純有家財支撐,少婦成熟的光華四射,蘭房寂寞時左挑右鋬揀圴珠玉,熟極而流的經子詩書,肯定有雍容的氣度。

大抵呂昭華﹑方若梅﹑昭仁容色都只尋常,唐滌生都沒有怎樣側面渲染,只有耀全﹑張軒二人循例式傾慕一番,不過呂昭華性情之厚,已然具足。

無端又想起沈永新,謝素秋的舊時姊妹,在紫玉樓佔得一席位,相貌豈可不佳,徐娘風韻,半世風塵,復又別樹一格。

冷霜蟬「如此天姿國色」,添抹玄女的仙氣風情,只是稍嫌不真。

第一名美婢,浣紗足當無愧,與小玉兩兩殊色,其實唐滌生隻字未提,或者是如此神光離合,才不得不作如是觀。

仙鳳鳴卷/上編/素女描容.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7 14:36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