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仙鳳鳴卷:上編:轉折迥盪

轉折迥盪

唐滌生筆力極佳,絕不肯作一語平鋪直敘,劇文最有跌宕搖曳之勝,早年為求此一趣味,往往失之於突兀,如蘇翁舉「火網梵宮十四年」之例:「溫璋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皆因針線粗疏,後期奮力投梭,終告大成,許多轉折迥盪處,直如天然妙合,意趣盎然。

「紫釵記」最有痕跡易見,鋪寫小玉邂逅十郎,先迥一筆「未必白衣便是觀音。紫衣就是小玉」,便寫得李益訪艷的心情。拾釵時穿插浣紗尋釵,討釵,至小玉說出「此釵我自會理會」,然而結以「伴母深閨須奉茶。我如何能便嫁」,教下文崔尹明勸媒﹑李益進梁園下聘有理,而且轉折無痕。

「花前遇俠」其實寫得最為精嚴,「信女鄭氏拜題」,即刻劃霍小玉配夫夢碎,復姓望絕,並且能使黃衫客步步追問,一曲「胡笳十八拍」才能敘盡小玉一生,轉折得極靈動。後文更復一唱三歎,絕不鬆懈,「紅顏薄命如朝露,總望有殘荷一葉把珠擎」,再蕩入小玉不肯受金,婉言「琵琶絕響。欄檻無花」,結束仍淵淵不肯止,「小玉傷心莫向人前說。恐壞郎君好前程。紫釵遺恨說炎涼。少提薄倖人名姓」,曲曲道盡小玉心切之情,許為神品。

「節鎮宣恩」一場亦有許多轉折,寫黃衫宮的精明﹑霍小玉之痴妒﹑盧太尉的權慾,都能呼之將出。

先是黃衫客佯醉授計,使小玉闖府,然後智擒盧太尉,只在一句「某是江湖莽夫。只能忠告。不能奉陪」;浣紗二次報門,全憑一錠黃金,因小玉以哀家身份諭令,才報說「洛陽千金霍王女。七品孺人狀元妻」,盧太尉始醒悟追問霍小玉「身穿何服」,設下虛動鼓樂之計,使小玉拼死爭夫;滿堂白梃,唐滌生大膽構想因小玉一臉悲情而不肯下手,此一轉折最是戲劇神韻,以觀眾同情之心著想, 觀眾自亦覺得理所當然,這樣的「不通」而精警,非大作手不辦。

倘若爭夫之際,御旨黃衫駕到亦未嘗不可,就總少波光浪影,「入門氣燄今全斂。願毀三生石上緣。乞求捧下喪殘生。待奴自把珠冠眨」,絲毫不肯放過,所謂盪氣迥腸之慨,正在於此等推敲琢磨。

異串「帝女花」全劇的詩纖「合抱連枝倚鳳樓。人間風雨怎能休。在生願作鴛鴦鳥。到死如花也並頭」,設於長平酬詩許婚之後,忽然「彩燈盡熄」,似這種不關通篇大局的閒文,唐滌生十分得心應手,所以百讀不厭,餘子碌碌,未曾夢見。

冠絕群劇的神來之筆是「香劫」時,宣召長平上殿,「妝台碎了菱花鏡。只緣戰鼓叩窗櫺。忽聞宣召上乾清。倉卒都未把雲髻挽」,將長平慌忙凌亂的心緒,寫得簡練有力,並與後文產生一種曖昧而連貫的氣氛,非筆墨所能道出;到長平請死投圜之時,不吝氣力,「長平雖然年方十五。經已飽嘗父愛。更何幸夫寵新承。雖死亦無些微不怨。望父王速賜紅羅。願九轉輪迴。來世再托生為父重之女,駙馬之妻。於願足矣」,一字一淚,透出紙背。

「相認」後,以「葬先帝桐棺。釋太子囚籠」為轉折,「迎鳳」時以「十二宮娥乃清室心腹」為關鍵,「上表」時以「皇上既無虧德處之智辯,開讀表之奇景,復以含樟樹下仰藥,收束前文長平「不能於清宮同偕到老」之矢志。

「蝶影紅梨記」的轉折多繫於劉學長一身,助素秋脫離﹑容素秋私會汝州﹑允素秋詠梨寄意﹑著二人畫堂即時聯婚,「好待權奸口角暗垂涎」,俱是大關鍵之處。

至於迥文盪筆,「窺醉」時一句「可憐露濕鞋兒冷,百拜風神你要順情。但願盡向奴吹莫向郎。待玉纖重把郎衣整」,自成境界,又為他劇所無。

「九天玄女」投荔贈詩一節筆力較弱,要至閩王府才有大文章,敬郎闖宮,閩王與霜蟬的幾句快中板,一句一轉,筆鋒爽脆。

霜蟬:驚聞玉郎宮外喚奴名。撲火燈娥迷燈影。 閩王:龍泉三尺未容情。 霜蟬:願把霜蟬換取燈娥命。 閩王:賜賞高官爵祿榮。

將霜蟬迥護敬郎之情,委屈求存之志,閩王欲殺敬郎,轉以黃金換傾國之念,交待得爽快明淨,捫之有角。

火殉前哭別的南音,淋漓盡致,再三迥盪「你親老倩誰憐暮景。同是三月無人去踏青。夫妻正好憐同命。生死難同命。反恨郎君你太痴情」,與長平世顯「相顧斷迥腸」的寫法又迥然有異。

最有力量是霜蟬火殉之的心理轉折,既要勸慰敬郎,「何須一宵火殉兩命。奉勸夫君你帶淚聽」,拼死志決的冷靜,「心中轉鎮定。細聽心中碎琴聲」,再求閩王寬赧敬郎,「帶淚求帝命。哀哀拜請。驚慌顧影」,臨終的口吻和記念,「妻盡情。事已定。為愛為情。為愛為情。奪了玉娥命」,相信後來「再世紅梅記」慧娘死抗賈似道的章法便胎息於此,而更為圓熟。

比較奇趣的轉折,覺得是「獅吼記」柳玉娥髻頂休書作狀詞,陳季常撕碎狂吞的細節,然後轉至「昭昭鐵證今難再。但官身難待護身府」,哭鬥公堂,引出姑母亦是河東老獅的妙文,陳季常與姑丈罰跪公堂的胡鬥場面,竟然處理得入情入理。

通體圓暢的「再世紅梅記」轉動撓折得最細滑無痕,極難作分析之語,姑妄舉述一二。慧娘,似道二人逼入絕境,是「半閒堂上掛有內則三篇。凡姬妾不忠其主者當處死」,慧娘一語切中似道要害,直轉「是賈似道你位至丞相未報忠。賣國擅財用。按兵無移動。只顧溺愛寵」,才較慧娘玉殯香消。

「新帝不歡。恐群臣物議」,絳仙晉言,慧娘得以停倌紅梅角,兼寫似道失勢之虞,絕無牽合苟且之病,轉折超妙。

繡谷之情,再三波動,昭容曲款心儀,「莫非寮間酒客闖蘭房」,「鎖你上杭州府。落你一箇肆口狂言」,深切碧玉身份,裴禹步出繡谷,唐滌生頗用狡獪,「客縑垂柳不解動人愁。妾怨楊絲不擊人回轉」,將昭容驟轉的一念於情,借物況出,又覺得妙合無痕。

裝瘋時一直寫似道埋藏殺機,只是筆法極隱極隱晦,雅俗共賞的唐滌生故讓裴禹護送昭容盧氏父女出府,一路竊竊私語,「惡鋒再度凝在眼」,轉入盧桐鐵奸,連夜投奔揚州,又是佳句。

賈似道計殺裴禹,以重才為籍口,裴禹功利心切,折轉自欺「以為民間造福」的媚骨,迥文盪筆,具見機杼,不可多得,餘則毋費筆墨。

仙鳳鳴卷/上編/轉折迥盪.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7 13:38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