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仙鳳鳴卷:上編:針線波瀾

針線波瀾

場口緊湊是唐滌生劇本眾口交譽的優點,五花八門,十分可觀,然而似乎沒有人稍為探討因由 。誠如前人論劇,切要有縝密的針線,即劇中一人一事一情一地,都要有緊扣,有埋伏;然後要 懂得營造波瀾,使觀眾可以凝神定目的投入,如置身幽谷密林,有景物頻移之趣,唐滌生於後者 向來駕馭嫻熟,然後二者兼備,以為只有「帝女花」﹑「紫釵記」﹑「九天玄女」﹑「蝶影紅 梨記」﹑「再世紅梅記」五劇。

「紫釵記」全劇主要通過一枝霍王舊物紫玉釵符示霍小玉的心理狀況,並穿引劇情。墜釵成 說李霍姻緣,背後亦隱含了「賴檀郎代母了素願」的配夫夢;賣釵的舉措凝鍊寫出小玉三年配 夫的矢志,並寫出梁園荒落憔悴的處境;侯景先無意牽引出太尉計賺的情節,得錢九萬貫之後 的永神問卜,澎湃的描畫出小玉的絕望,紫釵換得的錢財,深刻地帶出了物質與感情的取捨;縝 密的針線隱藏得天衣無縫,在慈恩寺簽寫香錢的時候,才得遇力挽狂瀾的黃衫客,重返梁園的 李益為小玉重新插戴紫釵,倉卒的溫馨,「將賤人紫釵除下」,紫釵和李益同時被盧太尉為著 權慾強奪,同時亦是霍小玉的榮華盼想,神光離合,人釵一體。

「再世紅梅記」的針線亦頗類同,只是意像証運遣,更加光怪陸離,另立一章敘述,現約略就救裴後 一節作管窺之談。

要鋪寫「登壇鬼辯」,先要在「環佩魂歸」織就好絳仙穿紅致祭的原因,「記得慧娘在我懷抱 垂死之時。身穿紅衣。故此我亦愛穿紅色衣裳」,不然後文「吊問致哀應穿白衣。苟合書生 。才是穿紅誌慶」的拷問便不能成立。

妙趣橫生而又能收束所有絲緒的針線是慧娘罰賈相面壁思過,護送裴禹到揚州,福兒買藥定驚 ,「閒得盧昭容避難揚州。瘋癲是假」,後文補釋盧桐故意散播芳蹤,欲擒似道的胭脂陷阱,唐 滌生必盡全力,「不見慧娘之魂。已不記得昭容之美」,雖然不無牽合之處,然而就劇文針線, 確是綿密無縫。

比較虛擬疏落的針線可見於「帝女花」,題面並無實體,不似紫釵,紅梅﹑玄女像﹑蝶影﹑紅 梨等可獨可見之物,劇中主要的線索是金童玉女的感情試鍊,只有月華宮連理樹的詩讖作前後 呼應,穿插「彩燈盡熄」﹑「習文何用」的波折,使全劇有緊嚴之感。

長平「避世」﹑「相認」二節最需要揣摩過渡,唐滌生設計了維摩庵師太受皇后大恩﹑慧清 遽亡﹑周鍾父子獻媚新主﹑瑞蘭撞破四條針線,方才造就得長平避世的下文;「庵遇」﹑「相 認」乃至「迎鳳」﹑「上表」等一氣呵成的劇力,正在「老姑姑經已在月兒死去」的一句話, 不然便轉折不過去周鍾苦求世顯的情節,這才是唐滌生空際轉身的大神力處。

更費思量的應該是「蝶影紅梨記」如何叫謝素秋趙汝州總不能相見。酬詩三載約會於寺中, 王黼賣國而重逢畫堂,是一針線;馮飛燕保節自盡,使謝素秋可以計賄逃生,是一針線;錢濟之 是趙汝州蘭兄,曾得趙門恩眷,錢夫人是謝素秋姨母,二人同投雍丘,是一針線;為趙生前程而 應許相逢不認,假作紅蓮,是一針線;詠梨詩成,不敢拈毫,因為二人酬詩既久,深恐字跡能辨, 是一針線;投奔沈永新,為其父出賣,重入相門,是一針線;畫堂遍插紅梨,復以羽扇遮面,增添 疑竇,是一針線。

劇情最大開大闔的是「九天玄女」,主要通過玄女像﹑荔枝﹑烈火三組意像交織全劇。敬郎 日夕供奉玄女像生情,霜蟬因火劫玄女祠而回生;二人得歸大爺牽引而未能相識,必要霜蟬投 荔枝始可面會於桂枝里;閩王試情鍊慾,復以火絕二人性命;于歸天上,卻又得火帝撮合婚姻於 巫山鳳嫁臺;全劇大轉折處是州官選妃於「花轎未過門。新人未交拜」之剎那,極有戲劇力量 。

「帝女花」前後總共是五天的戲文,「樹盟是第一天的黃昏,宮中已燃點彩燈,後有「金童昨 夜早歸班」之語,緊接翌日「香劫」急轉直下的情節;事隔一個月,長平傷癒,「乞屍」一場既 寫周鍾父子計售公主的遺臣嘴臉,並能營造世顯長平不能見面的因由;「貯淚已一年」後的「 庵遇」﹑「相認」緊接「迎鳳」是一整天的事情,擾攘至「玄武聽更殘。玉漏催朝早」的破 曉時分,「上表」時大概亦是黃昏,不然「香夭」時便不會是「落花滿天蔽月光」之際,至於 中間一段時間,唐滌生沒有掛漏,是周世顯周鍾二人「飛馬先到文淵閣」,正在「拜訪沈昌齡 」。

元宵燈市如晝有「拾釵」﹑「盟香」的戲文,其實與陽關折柳應該距離一段時間,新科狀元遠 戍邊陲,不可能隨傳隨到,唐滌生為使一氣貫串,刻意經營那份草草離合之情,「春宵衾枕尚餘 溫」,過渡得了無痕跡,與「盟香」一節接得嚴絲密縫。千夜之後,逼出「賣釵」﹑「吞釵」 ﹑「遇俠」﹑「釵圓」﹑「宣恩」五場戲,直如一天晃眼的事情,其實「賣釵」﹑「吞釵」勉 強可算是一天,至「花前遇俠」必定有一後時間,不然怎會「長安稍為相識。周感小玉之多情 。共忿李益之薄倖。」,榫接得最精彩的是,黃衫客叫小玉「今夜高燒銀燭」,並要賣一下關 子,只說「要寫一部紫釵遺恨」,李益再返梁園始能有萬鈞劇力,而「劍合釵圓」能與「節鎮 宣恩」緊扣,端賴王哨兒強奪珠釵,押回李益即時聯婚的關節,構思精妙,倘若就讓李益在梁園 耽擱數天,再由四皇爺宣恩撮合,便十分是故事尾巴,賢如湯顯祖亦復不免,而唐滌生的「穿金 寶扇」﹑「枇杷巷口故人來」的收束便亦是這樣突兀的沒精打彩,看看闖府﹑爭夫牽動人心 的鋪排,確實勝出許多。

「蝶影紅梨記」的大前提是叫生旦不能見面,難度甚大,由寺門至相府相府是一天,翌日是山 前吐血,到得雍丘再逢,大概有一兩個的間隔,「窺醉」﹑「詠梨」﹑「哭鬼」﹑是同一天,甚 至是到達雍丘的當天,與尾場相隔要有相當一段時間,趙汝州要赴試﹑高中﹑派任巡按,起碼 得一年半載,謝素秋在這段時間交待為沈永新之夫出賣,拘禁相門,後以紅梨畫堂,羽扇歌衫收 束。

前半部的「九天玄女」只知是清明當日開始,荔枝盛產於五月,可知中間有兩個月的對樓相望 才投荔贈詩;由歸大爺說媒至花橋過門,想必有數月媒聘籌謀,因敬郎後來問嫦娥情節,且定於 八月,而前文歸大爺「飲過清明時酒三杯。又只怕難嘗八月中秋飯」的預示,再確定迎娶火殉 之夜是中秋節吧。仙女復位,敬郎不悟,相隔有多久,實不容易推敲,雖有「上窮碧落。下到黃 泉。東上巫山。西渡東海」之語,然而仙居一日,世上千年。相較起來,「九天玄女」的時序 比較隱晦零落,慣看唐滌生處處逼人的劇力,可能覺得只有「攔輿劫搶」一節有那種力量,所 有覺得不夠解恨。

計算得最精密,交待得最明朗自然是「再世紅梅記」,「觀柳還琴」於黃昏,有「山影送斜暉 」語,「香消玉殞」於晚上,「有「借取月亮重新一看」語。「折梅巧遇」﹑「鬧府裝瘋」﹑ 「環佩魂歸」﹑「脫阱救裴」是一個月後的同一天,看「折梅巧遇」時裴禹謂識橋畔姐姐於 前月可知,「救裴」後同到揚州是又一個月後,所以「蕉窗魂合」有「三十日露宿風餐」語, 眉目極為清醒,這樣勤針逼線,運化入神得安排,絕對前無古人。

唐滌生寫劇的波欄又不是一味作緊密的矛盾衝擊,而是緊中有慢,疏中見密,茲略舉數例,善讀 者如此類推。

「紫釵記」「楊關折柳」最抒情散漫,純寫二人淡淡離愁,而中有兩句極要緊語。「深悔還巾 惹下無端禍」,勾勒李益性格極有分量,並且承上啟下,使太尉逼婚的氣氛籠罩全場;而交託小 玉照顧崔尹明,開後文「典珠賣釵」的捨生相護,是疏中見密。

「吞釵拒婚」一場,侯景先因要替太尉「修理零碎首飾」,才有機會聽到丫環談論新五姑爺的 「潘安眉目。宋玉身材。新從塞外歸」,交付九萬貫釵價時,浣紗出於好奇問「是誰個幸運兒 郎」,巧妙地完成「侯氏報消息」的情節,金鍼度盡,亦是疏中見密的佳句。

「蝶影紅梨記」謝素秋哀求劉學長代謀脫身之計,是時情急非常,大家都著意應當怎樣逃離相 府,劉學長卻問她「可有金錢」,素秋答句。分文未帶,真能叫讀者屏息,「不過我還有首飾」 ,所謂緊中有慢,就是這樣不因汲汲推演劇情而忽略細節趣味;一句閒文,謝素秋名妓的身份便 寫得精彩恰當,侑酒陪餐的穿戴自不尋常,才足以賄賂家人易馮飛燕屍骸。

「帝女花」「相認」之後周世顯一段「貯淚已一年」,長平一段「風雨劫後情」,亦深得緊中 有慢的神髓,倘若二人相認後,周鍾立即趕上,那便了無餘味,運用兩段唱腔,先喧染別後真情, 因為「庵遇」已經欲拒難迎,「迎鳳」﹑「上表」又國責重重,必要這樣一訴如傾的情文,才 使人物有血有肉,全劇剪裁疏密得體。

「紫釵記」「花前遇俠」,霍小玉哭訴衷情後,黃衫客贈金一錠,唐滌生勒住筆鋒,「一自十郎 去後。已是欄檻無花。琵琶絕響。又那堪款客」,不忘勾勒小玉久慣世情的機靈,恐妨黃衫客 借意相邀,直至黃衫客說要寫紫釵遺恨,尚補說「少提薄倖人名姓。恐壞郎君好前程」,落在 庸手又怎諳此理,早由浣沙接過黃金便罷。

一部劇本的構成,可謂千絲萬緒,元素極為瑣微繁雜,這裡所講到的,其實亦只是冰山一角,唐 劇五彩斑斕,真是全豹難窺。

仙鳳鳴卷/上編/針線波瀾.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7 13:38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