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仙鳳鳴卷:下編:牡丹亭驚夢_本事

「牡丹亭驚夢」本事

杜麗娘

是這樣一個素女的傳說,經歷了許多不同年光的台上台上的芸芸眾生與她的戲魂交印,就便隨意飛颺的眼風,已都是搖落不盡的璀華。杜麗娘,可以只是一個夢的名字。

湯顯祖戀戀地數說,是有這樣的夢,就在牡丹亭,甚至不帶裝作的俗艷的三個字,所以如真如實人間。他細細悠悠寫出這夢的前因後果,乃至一生一死,然後說,名字是杜麗娘。

都為情,湯顯祖說,為情而生而死,是一場酣夢吧。明月星辰,唏噓呢喃,只餘醒後眼角一點一滴的夢痕仍溼。

青春叛逆的堅執,揮舞飄灑著芬芳汗水,十六歲的杜麗娘,為著良辰美景,今生今世應是良辰,沿途沿路應有美景,冉冉沉醉思想,突然無奈的孤寂,眼前煙絲醉軟,許多人便只能這樣辜負年少芳華。

亙亙古今,總有人珍重感情是可以莊嚴絢麗,為著一回首的悲憫,曾經眼前的煙絲醉軟,此刻入夢遙遙。

一切風和日暖,胸口滿滿是青春莫名的志氣,是該有這樣的個夢,柳夢梅,凝澄的眼眸,蠕柔的呼吸,便都是好的,那是今生今世只有在初逢時的綺惑是這般迷濛鑄骨。

唐滌生一筆一筆的勾畫,說她「芳心留不住,細碎小金蓮」,「怕花枝劃破芙蓉面」,真是掩映循復的素女形容,淋淋漓漓地潑寫幾多欲迎又止,可他不知道杜麗娘原只是一個夢的名字。

紛紜不定瀝煉,一次有一次別樣的痛,當時無意的憧憬,此刻如許心痕,斑斑駁駁是曾經,蒼涼的華麗,杜麗娘,應是湯顯祖天涯道路的記認,抑且是他仍肯皓白的情心,所以說是夢。

感動的是夢逝後,有人依然縹緲思念,隱約的傷痕沁浥著回憶的喜悅,誰說的,啊,原來是他,不有因由,草草天地都寥落美好,毫毫髮髮都那麼真實,因著蔥蘢的芳華,逼迫得沒有隙縫容得下醒後慵倦的情意徘徊,傍晚繾綣的霞光絲絲刺刺在屋簷迴廊窗櫺,照著床沿的她的輾轉,絮絮,切切的微囈,是他,只是他。然後,安靜的逝去,一個青春的夢奄奄墜落漫地钥紫嫣紅,湯顯祖說的,竟爾是誰的似水流年。

若夢不真,若夢都醒,杜麗娘,便只能是伏貼在畫屏冷落的素女名字,為著總有人肯依依擁抱或許已是曾經的剎那芳華,所以在一代又一代人沉沉眷戀的舞台上,成為繽紛的傳說,乃至是唐滌生筆下的種種。

仙鳳鳴卷/下編/牡丹亭驚夢_本事.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7 15:50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