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仙鳳鳴卷:下編:獅吼記_本事

「獅吼記」本事

柳玉娥

柳玉娥其實相當可怕,名門望族的後盾,真正才華閃爍,極深的妒意兼有精密的頭腦,美貌而有品味,所深愛的陳季常只能扮演「可憐夫」的角色,絕對是現代女強人婚姻生活悲劇性的諷刺,是不懂得愛多於不願意愛。

最初陳李常應該是無限歡喜吧,幾乎是世人眼中的美眷典範,在金殿儀態萬方地將御賜碧玉錢贈與季常,「我一生所愛者,只一丈夫而己」,情切意懇,卻會是這般事事不如心。

就有這麼多人口裡嚷道愛愛愛,其實對方只是錦上之花,終究只是自家的虛榮,陳季常才情與蘇東坡伯仲之間(起碼在戲裡是這樣講),年青俊郎,身份地位卻稍不如己,最適合柳玉娥施威作福的性格。當然,萬般總要季常自願,有人喜歡是某某夫人,亦有人因為是某某的丈夫而顧盼自如,總歸是貪念,以為感情婚姻能夠炫人是一種滿足,那當然各自有各自的代價,一如霍小玉不就滿是希冀可以「賴檀郎代母了素願」,難怪黃衫客聽後冷笑三聲。

唐滌生同期的作品都有同樣辛辣無情的筆觸,「火網梵宮十四年」中溫璋大鬧喜筵,綠翹設計色誘溫璋;「穿金寶扇」中呂剛為保名節而置獨生女於不願;「枇杷巷口故人來」中周玉培利用女友雪英混入相府後搭上五小姐等情節,均極盡刻劃之能事,毫不容情。「獅吼記」寫得最有趣的是柳玉娥的家法,頂燈跪池是明代傳奇原有的情節,唐滌生又添加一枝帶刺的青梨杖,「金殿」一場更渲染得活靈活現,「火焰成灰炙鼻樑,喝罷又打呵痛癢,好比我是嬌兒佢是娘。」,豈只是「醋娥」,簡直就是充實的虐待場面,心理上丈夫只是一種附屬的奢侈品,在公開場合,口口聲聲說愛夫如命,把門關上便窮凶極惡,然而,世間上是真的有這種人。

更尖刻的念頭,陳季常的拈花惹草,當然泰半出於天性,看「蘭亭訪艷」的油腔滑調,便知並不生澀,然而,又未始不是柳玉娥的泠感所推助。先不猜度「五年無所出」的真正原因,在課紅時,季常略為親熱,便冷言一句「黑夜夫妻,白晝守禮」,再結合她肆意的以虐夫為樂,二人的房事想必極不融洽。

柳玉娥的趣味不是沒有,但只能以事不關己的旁觀姿態作茶餘飯后,賞心悅目的玩味。剛才說她有精密的頭腦,季常到蘭亭賞雪,心中己然知道八九,為著保持淑婦形象,並且要考驗自己一直以來的御夫成果,抱著姑妄一試的心態,反正是閨房寂寞的唯一寄託,卻又按捺不住要柳絮同行查探,沿途乍見一男一女的雖印,在雪地上觸目驚心,剎那間,我以為柳玉娥悲哀之餘夾雜了未工先知的狂喜,這樣才是一切都在指掌之中。拾起絲帕後,最妙的是盤問張伯的段,白雪仙演得深入骨髓。世上許多人於情天情海,結局是自己最清楚不過,卻偏要人證物證,反覆詢查,幾乎至於苦苦哀求,為的是要印證自己目中所視,心中所知,柳玉娥更當然擺出一派豪門淑婦的格局,以「五兩花金」作酬,怪不得現代的私家偵探如此吃香,越是這等人越有糾纏的能耐,整個過程都是她不捨的樂趣。

歸家之後的景況,是唐滌生寫實劇本中的精品,柳玉娥先軟後硬,先恩後威,「郎君你還我碧玉錢,燈前好把痴心證」,每次看到都教我有嘔心的衝動,這樣的感情,這樣的一敗塗地,難得雙方仍然有維繫下去的勇氣,該與道德無關吧。坦白點說該只是習慣上的苟且,連願打願捱都說不上。

當然相信柳玉娥為了這段婚姻,盡過不少力,流過不少淚,甚至在金殿狂飲砒霜,但我卻仍相信那絕不是感情,又或者倒過來說,感情絕不是這樣,總有人同情柳玉娥,那只因為夕是最淺白容易的感情詮釋,並且可以粉飾自己的貪婪怠慢,難得的是陳季常最後竟振振有詞地說與愛生死同心,放諸人間,真正皆準。

「獅吼記」可以是一齣喜劇,今夜寫稿時,身在杭州,此地依然繁華,此刻或者已非是局中人,才看得清明,浩浩冥冥,其實,誰未曾經過回首黯然的糾纏。

陳季常

盡是那些窩囊的書生,陳季常尚有坦白可親的一面。當然,仍是教人無奈,卻因著那份面對現實的執著,些微裝點著人世華麗的風光,滿堂的吉慶,有點像慚餿的酒,暫涼的菜,最是熱鬧蒼涼。

誰願意明白耐受一段曾經滿滿憧憬的姻緣,當時年少,顧不得許多草草,是眼前人明媚的才華,月光下如花色相,深信自己可以為著剎那脈脈的激情而點滴甘心。

日月如水總不留。

陳季常驀然回首,竟如夢寐,在宜春院中,流鶯笑語,總不能想像今日果是堂上客,請相信,這只是卑微的報復,他並無選擇,要背棄的,已是,從前最深最切的決定。

可以為著真情而不屑許多人和事,思緒俳徊於歲月塵情,卻自又為著種種是親近而悲憫,誰誰誰不願與子偕老,再醜陋的糾纏,也不是句錯愛便道得明白,青春原來是會銷磨雲散。

其實,幾乎成為習慣,如果這已是最折衷的相處形式,跪池頂燈何啻信誓密約,要註銷的早就註銷。慚不能為感情定準,風燈凌亂,一切總是冥冥,他的玉蛾妻啊。

如果都是局外人,又那來這麼多局外人。

故事有個很美麗的開始,只是大家都願意相信那喚作美麗,一切都那麼合適,美貌佳人紅燈坐,才情家勢喧赫動人,而且深愛自己,人前人後並體態萬方,人說是佳偶,但覺藍天白雲,風自和、日自麗、花自芳。

日後種種,因著生澀情急,錯落地盡是絲絲縷縷的無措,大家總不是刻意如此,偏卻針針刺刺的心頭滴血,眼悄落淚。

看,柳玉娥幾多次落淚,逼迫得對簿公堂,算得上血肉模糊,多少強顏歡笑的青春美眷,也只是這樣的戲劇場面,賜酒時陳季常的衝動迴護,應不只是慣性,而是有著深心深處的為著她的真情。

不必解釋,明月疏鐘,風流雪霽,都有肯定的必然,或圓或缺或寂或鳴,一種世宇悠悠的璀璨荒漠,沒有誰可以吐露片言隻語,雀噪鴉喧,也是同樣的清夜,甚至越靜。

唐滌生如此憐惜地寫這個故事,造就一個歡喜的結局,「白醋換砒霜」,他不因為聰明而涼薄,總願意,大家繼續甘心,並尊重嘗試放棄的抉擇。

琴操

如果都有琴操的枝倆,便那裡來許多傷心女子。其實,又把話說得太滿,霍小玉謝素秋穆素徽,統共是仕女班頭的人材,淺笑微顰值千金的腳色,白先勇「遊園驚夢」說藍田玉「生錯一根骨頭」,大慨是這個意思。

感情雖然有人依依眷戀,倚憑著青春無名的熱熾,夾雜一點自憐自負,便都應驚天泣血,過後,便有人知道原來不是必須品。

琴操的世俗鍊辣,沒有對錯,她自然曉得明艷的姿容是怎樣的價錢,曾經流過的情淚,選擇了放棄,只要逃避選進後宮,「綠楊移作兩家春」,起碼可以繼續瀏覽人世風光。

假若,野心再大一點,便是吳絳仙之流,可是,自然安分,或許己付出過太多,每個人總有不堪回首的歷煉,她的安分與機心應都是為著舊時。

讀「獅吼記」,覺得最是險象環生,唐滌生對世態的觀照這般澄明,幸好走過許多不少羊腸小徑,不然,還怎敢面對現實。

不是許多眷屬在紅塵平如淡如的熙來攘往嗎,為甚卻有這等明迷的陷阱竟在風雪蘭亭。

最絕望的是甜言蜜語背後大家的經歷,隨便有一個人真心無知還好,她和他,連帶邊的人,都非常明白,一切又何苦呢。

大家都再無選擇,各出奇謀,如果還有為著一點真心,事情還容易使人釋懷。琴操有她單純的目的,東坡忿忿於金殿見辱,陳季常,只為一晌貪歡,當然不是譚倩紅的姿色。

原來情場技倆十分奏效,琴操一言一笑的經營,賺得御賜玉錢,其實已大獲全勝,還要特意遺下一方羅帕,大家都有運籌帷握的能力和決心,原來只待因緣際會,這樣的情場如戰場。

故事很現實,琴操早早不是為了感情而踏出這一步,當然陳季常柳玉蛾的反目成仇,亦不真是只為了她,賺玉遺巾的尋常招式、陳季常要搪塞,柳玉蛾要裝聾,都是略高一籌的,想是兩人都有拚死的灰心,而琴操亦確急迫地要達到目的。

有人可以這樣披荊斬棘,處境並非已然騎虎難下,琴操偏要逼柳玉娥飲下砒霜,非常清楚自己一句話的威力,卻太堅狠心腸,不過,這種人在現世都最能如願以償。

所謂團圓的結局,唐滌生詼諧地表揚自食其果,惡有惡報的民間邏輯,琴操許配蘇東坡,劇中兩個費盡心計的人走在一起,非常叫人噴飯,卻又可以悲哀一點理解為唐滌生捉狹地叫這等酸苦的關係一次一次地延續下去。

仙鳳鳴卷/下編/獅吼記_本事.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7 16:00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