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仙鳳鳴卷:緒言:近百年粵劇史中的唐滌生

近百年粵劇史中的唐滌生

唐滌生在粵劇劇本創作的成就,隔了半個世紀後的今天,依然是奇蹟的顛峰,蘊孕著炫目的才華、 叩魂的深情,並且制定了近百年粵劇的體式,翻出了前人不曾夢到的面貌;後人亦步亦趨的雖然為數 不少,煞而真正能夠與他並論的,似乎尚未出現。

唐滌生的重要作品在現象上不能脫離仙鳳鳴劇團的整體合作和演繹,而他的創作生涯又連繫著省、 港粵劇的發展,這裡想將唐滌生放在粵劇近百年歷史的範疇,從一個較宏觀的角度去評價他的身為 出色的劇作家的重要性。

個人創作生涯

唐滌生於公元一九一七年六月十八日出生,一九五九年九月十五日逝世,廣東中山縣人,畢業於中山紀念中學,後來赴滬,在上海美術專門學校進修,據說亦曾在滬江大學修讀中文。 這段履歷跟他的創作生命有最密切的關係是接受了上海大都會式的文化洗禮,對新事物的認知,遠比他的前輩、同輩,乃至後輩編劇家為豐富,奠定了創作構思、元素取捨運用的基礎。

抗日戰爭爆發後,他到香港投身覺先聲劇團,擔任的只是抄曲的工作,替團中喧赫威名的

南海十三郎江楓、馮志芬等大家當助手,這是他踏入粵劇編撰的門檻。現在許多人因為這段小小的歷史,幾乎都不假思索地認同江楓、馮志芬影響唐滌生劇本創作甚深。然而,細心對比一下,唐滌生較為成熟的作品,又或者說,唐滌生成名以後的作品,都不怎麼能夠看到兩位前輩的影子,偶爾在句式用辭的近似,並不能夠作為這方面的佐證,下文再加詳論。根據羅品超先生憶述,唐滌生第一個編撰的劇本,是為他而寫的「班超」;而奠定唐滌氏一生基業的是「落霞孤騖」、「白楊紅淚」等作,往後便為各大劇團爭自羅致,尤其是五十年代初期馮志芬返穗定居後,香港的粵劇劇作家,只有李少芸、唐滌生領盡風騷。

一九四二年唐滌生與京劇名伶鄭孟霞結婚,這對他的創作起了相當的影響,主要是指向京劇吸納藝術 元素,從而消化、融注為粵劇的有機體。 鄭孟霞在上海的交際界甚有鋒碩,能演京劇,並擅長舞蹈。四十年代曾經擔任過覺先聲劇團的正花旦, 薜覺先是當時最熱衷將京劇藝術元素納為己用的老倌,甚至跟鄭孟霞演「坐樓殺惜」時,嘗試採取 半場京劇、半場粵劇的處理手法。

唐滌生與鄭氏結婚後,耳濡目染之下,對京劇的程式原理,增長不少瞭解,這對日後他為薜覺先的 女弟子白雪仙組識成的仙鳳鳴劇團編劇,有相當的裨益,因為,白雪仙繼承了薜覺先「融南北劇為一體」

的志趣,而且具備了更成熟的條件去實踐這個理念。當時芸芸眾編劇家中,唐滌生因為對京劇的認識 而自然與地白雪仙能夠合作無間。

身為一位卓越的劇作家,唐滌生的成就不只局限於為仙鳳鳴劇團編撰的幾齣傳世之作,實際上,這些作品的影響主要是對後世,而且是因為作品本身不朽的文學性、藝術性。至於在四十件代的粵劇界,唐滌生一躍而為炙手可熱的編劇家,相當程度上是因為他的鬼才、急智。當時的大劇團幾乎每個星期都要推出一齣新戲,上劇團的老倌組合時常更變,唐滌生最擅因人寫戲,盡量使各老倌能夠發揮所長,唐滌生可以度出「火網梵宮十四年」、「金瓶梅」等劇,使劇團中的雙生雙旦:陳錦棠、任劍輝、芳艷芬、白雪仙的戲份均勻;鬼才急智如「艷麗海棠迎新戲」一劇,可以使五大台柱:芳艷芬、羅麗娟、李海泉、陳錦棠、黃禾歲同時擔網,劇情轉折離奇,務求各老倌都有餘地 發揮,這方面的才華,其他的編劇家委實望塵莫及。

五十年代是唐滌生創作的高峰期,作品均能傳世,為女鳳屏劇團編的「一枝紅艷露凝香」、「梁祝恨史」、「洛神」,為仙鳳鳴劇團編的「帝女花」、「紫釵記」、「蝶影紅梨記」、「再世紅梅記」,為麗聲劇團編的「雙月拜月亭」、「白兔會」、「香羅塚」,到了今天仍可常見於舞台。

可惜天不假年,當「再世紅梅記」首演於利舞台時,唐滌生突然昏倒,翌日溘然辭世,享年四十三, 這位天才卓絕而又努力認真的粵劇編劇人才,竟然不及觀看自己嘔心瀝血的作品搬上舞台,應該是他 一生最大的遺憾。

作品於粵劇劇本發展關係

劇本創作的文人化意義

粵劇劇本文字成就評騭

在許多粵劇研究者都著眼於唐滌生作品的文辭,推許為典雅流麗,深具古典文學素養云云,

這樣的評論似乎有相當商榷的餘地。所以亦有反對的聲音,認為南海十三郎、馮志芬等大家的文字 更為古雅文秀,以此立論,認為對唐氏評價過高云云。

戲曲作為高度複合的藝術,文字只是其中一項元素,然而卻是劇作家所能掌握的範疇中極重的一環, 文字在戲曲中是傳達劇中人、事的主導媒介,尤其是唐滌生這類個人創作的完整作品,文字對演員的 表演有極高的約制能力,去評價劇作文字的位置應該注意到這個前提。

在粵劇劇作史上,公認為文字風格典雅的開山鼻祖、二十年代的南海十三郎江楓,傳其法乳的、

三十年代的馮志芬,現各錄一節如左。

江楓的名作「心聲淚影」:

呂秋痕: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說甚麼如花美眷。只不過似水流年。晚春天。月如絃。 桃昏花暝恨如煙。

呂秋痕:(白) 你睇咁好樓頭晚色。等我倚欄吹簫。送夕陽。迎素月。 秦慕玉:獨無聊。忽聽簫聲吹透。攪春思。撩晚景。觸起我閒愁。步中庭。晚風拂拂。眉月娟娟。

遙望一帶粉牆翠柳。是誰家拈玉管。紅袖倚瓊樓。香霧鎖。碧煙籠。認芳容。黃花比瘦。

有珠簾。唯半捲。掛住小小銀鹇。正低徊一陣風驚行。使我疑是故人相候。

文字的素養看得出是有深厚的詩詞根柢,然而耗費了二百字的唱詞去寫景,景物中亦不能烘托人物的性格、

情緒,只是敷衍華麗優美的詞藻,如果就戲曲劇本的章法佈局而論,屬於閒文筆一類,意思即是隨便 刪動改寫亦與通篇大局無關。

若果拿唐滌生「再世紅梅記」中「環珮魂歸」一場裴禹、絳仙出場的唱詞比較:

裴禹:畫欄風擺竹橫斜。如此人間清月夜。愁對蕭蕭庭院。疊疊層台。黃昏月已上蟾宮。 夜來難續橋頭夢。飄泊一身。怎分派兩重恩愛。不如采筆寫新篇。也勝無聊懷舊燕。 誰負此相如面目。宋玉身材。

絳仙:念翠謝紅衰。滴兩行酸淚。偷灑在紅梅閣內。……紅梅貼近柳生衙。秀才斜倚蕉窗下。 揖拜尚帶溫文。相見諒無妨礙。

不難發現唐滌生筆觸靈活,人物的處境、心情、思想、動態、情致的勾勒,都要比南海十三郎來得豐厚

細膩,唐滌生整段唱詞甚至沒有前者運用的許多詩詞典故,然而亦不失其典雅氣息,那正是人物的呈現 能夠具備那份優雅的談吐,以及景物的渲染。

馮志芬的作品中,為薜覺先編寫的「楊貴妃」算是典雅之作,戲劇文字的氣味比南海十三郎要強, 如第七場中楊玉環一段長句滾花:

歌也倦。舞也倦。何處人間清暑殿。撩人佳趣小溫泉。荷花水影桃花面。香肌容與晚風前。人共芙蕖爭艷。 行也厭。坐也厭。白玉床前魂夢軟。華清宮裡寵恩甜。橫波一笑千金眷。淺黛低顰萬種憐。

確是不同凡響的文字,論高雅格調,唐滌生實未及臻此境,然而就編劇的角度來看,這段文字並未能開 下文情節,只是變化了的「自報家門」。反觀在唐滌生的作品中,每段文字都必定要起承先啟後的作用, 無一句與通局無關,試舉「帝女花」中「樹盟」的長平唱詞:

紅牙低聲奏。冷香侵鳳樓。空自寂寞看韶華溜。空對月夜瑞腦銷金獸。更添一段愁。求凰筵。 莫設鳳台難從俗裡求。若是無緣怎生將就。

就文字格調而言,不及馮作的典雅,然而運筆收筆均句句扣住長平選婿一事,為後文鋪墊, 最能夠貼合戲劇神理。

至於馮志芬最為人佩服的「白欖」,在他的作品中大量運用,廣東省學者何建青先生在「馮志芬與唐滌生」 一文中認為「若以撰寫白欖來說,唐則更難比擬。馮炮製的白欖,簡直像一首五言的古體詩」, 這評論主要又是出在像不像「五言古體詩」這種片面的評論上。

戲劇本身應有一套特殊的語言文字,所謂「詩有詩語」、「詞有詞語」、「曲子有曲子語」,至於互相套 用,運典遣故,貴在妙造自然,而不應是「像不像」的問題。

舉馮志芬「楊貴妃」一劇的兩段白欖,以下一段是楊貴妃怪責梅妃爭寵的措詞:

遷怒太無辜。不容不置辯。自顧入宮來。苦惱亦嘗遍。愛好曾幾時。兩番已見厭。若解媚君王。 失寵何不免。可知愛惡心。只在顏色艷。誰令汝棄捐。誰把汝寵佔。快描柳葉眉。梳洗桃花面。 女以貌為才。汝當宜奮勉。

這段是面對唐明皇的嬌嗔之語:

君王意所歡。寧敢相責善。卻怨人多言。見妒更不免。禍水實可羞。狐媚非所願。天賦以嬌嬈。 實足為招怨。是真孽與黆。纏人難抵算。顏色屬君王。任教看幾遍。

兩段白欖雖然真是有五言古體的味道,造句方法亦相彷彿,然而這並非評騭劇作的準繩,援引的兩個例子, 就戲劇原理的脈絡,沒有多少的關鍵,而「五古」的典樸氣息又不能與全劇的文字風格產生統一的效果。

唐滌生在「帝女花」中昭仁的白欖:

前年父王諭禮部。替王姐長平擇配偶。只求身出官宦家。才華雙十人俊秀。有個周世顯才錦繡。 禮部選之應鳳徵。今夕鳳台新試酒。環珮聲傳鳳來儀。等閒誰敢輕咳嗽。

又「再世紅梅記」中福兒的白欖:

莫作太平人。寧為官家僕。主人賈太師。酒色唯徵逐。不理元兵困襄陽。只知買妾營金屋。家有七夫人。 於心猶未足。還添廿九釵。共成三十六。新收李慧娘。貌美而孤獨。因貧鬻顏色。尚未諧花燭。 今日載酒蕩西湖。停船走馬射麋鹿。慧娘在船中。伏欄時痛哭。我難得有半日閒。走去買酒偷納福。

文字本身非常樸素,但是從戲劇效果來衡量,卻是具有極大的作用,從中所交待的線索都與全篇緊扣, 相較來說,馮志芬的白欖便顯得單薄乏力。

粵劇劇本的文字風格構成,不能脫離「粵」、「劇」二字,或許由於粵劇劇歷史短暫,具有評論價值的 作品不多,所以有系統的批評理論更加未足以成氣候,相信到了粵劇劇本研究達到一定水平, 唐滌生的作品應該會得到更崇高的評價。

唐滌生成名於四十年代,最為人稱道的是擅於截取西方電影穚段,而這方面的才華,其實造就了他的 作品在題材開拓、情節編排、敘事手法都有迥異於傳統的面貌,例如許多人際關係層的探索、情愍的 大膽描劃、時空轉移、敘事觀點的開創典型,都源乎西方電影、話劇。研究唐滌生的作品,這種影響 是不可以忽視的。

由於唐滌生能夠在劇本創作上勇於吸納嶄新的、當代的表現手法,所以他的作品在本質上更能演繹現代 都市人的情態,使觀眾能夠真切地產生共鳴,這點相信是他的作品所以能夠流傳不絕的一個重要因素。

外來文化影響

仙鳳鳴卷/緒言/近百年粵劇史中的唐滌生.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7 16:47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