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散稿:李後主不惜工本心血

李後主不惜工本心血

廿八日下午二時,任劍輝與白雪仙主演之最後一部電影《李後主》作首場試影,急不及待,放下其他工作,早早跑往試片間去,渴望重睹這部百萬鉅製。更欲一看任白當年豐采。 螢幕上打出一行字:「謹以此片獻給一位藝術工作者 - 任劍輝」,耳邊聽著張徹為哀悼任姐所寫詞句,仙姐之沉鬱聲音輕誦,腦海中,慢慢浮現出當年(六八年初一)與母親排隊買票,爭睹李後主的情景。 一九六八年初一,《李後主》正式公演。任白迷爭相捧場。看看這部花了一百五十萬、製作歷時三載的「大片」、有何突出之處。可以告訴你,當年的戲迷,並不欣賞這部電影,她們總是說:「服裝不好看,海戰場面太假,任姐老了。」仙姐白花了一擔心機,年初一上影,劇中人全死掉,並非大團圓結局,單是這一點,已得不到戲迷諒解。盡管電影還是賣座非常。但仙姐花盡心血,換來這般評語,也難怪她把李後主放進書櫃二十餘年,不睹不理,直到任姐辭世,她才又想到它… 李後主,一個亡國之君,又是歷史上出名的詞人,仙姐愛煞了他的詞,一九六四年,突發奇想,欲以南唐之國史為經,以《李後主》詞為緯,拍成一部好電影。 總以為仙姐當年花掉百五萬之鉅(可買一幢大廈之數)拍這部戲,是要拍一部為粵語片「爭氣」的電影,她也想為自己的藝術生命留下光輝一頁。 看著經過刪剪的《李後主》、心中感嘆,仙姐真是一朵藝壇奇葩。這部戲,她早拍了二十年,如果今時今日才推出,仙姐不會失望了數十載。 看那深邃的宮闈大殿,金雕玉砌,幢幢佈景,那一處不是花費心思鋪排的。名導演許鞍華看著這部片,也說了一個「服」字:「以前不懂佈景、擺位,現在懂了,才知道這部花費之鉅,近二十年,也找不出如此製作。」 看那服裝,件件都是藝術品,一套套,如仙姐仍保存著,每件都是珍品,你怎可以想像,一場趙光美強灌小周后飲酒戲場。白色羅衣上沾上烈酒,酒色全為墨綠,連這個美術小配搭也注意上,可見製作一絲不苟之程度。 拍這部戲,對任姐而言,其實是極大的考驗。任姐當年已年過五十了吧?!仙姐也近四十了。惟年青的李煜之風流英姿,小周后之俏皮嬌態、任白竟演繹得甚出色,任姐鬱鬱之情、仙姐嬌媚之姿,多情空抱恨,直教人慨嘆聲聲。 仙姐為新剪之片重新配音,聽那啼紅泣血,輕輕唱出:「好教他魂魄化鴛鴦」,真令人腸斷心碎,也為這對姊妹四十八載友情感動了。任姐雖歿,仙姐為她繼續完成未完之志的這般情操,豈是世人所能了解。此片由李兆熊編戲,李晨風導演雛鳳的成員參與演出。拍攝時,雛鳳只是一群小毛孩,現已成班霸之霸,歲月飛逝,惟藝術長存。可以歷史片觀之,視為偉大之愛情詩章,看時又有另一番感受。

散稿/李後主不惜工本心血.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11/28 16:25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