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散稿:綺麗

綺麗

小周后衩襪步香階,那個衩字,翻書,看到的解釋是:「衣旁開口叫做衩。衩襪,是開口的襪,未曾繫上,形容匆忙的樣子。衩,又作划。」但我有感的,是電影中的小周后,步香階的過程,輕盈,快捷,短短一個鏡頭,十數載功力盡見,身向前移,氣神淡定,裙角輕揚,怎麼可以走得這麼好看? 不怕見笑,我以前也學過走圓檯,不是步履太闊便是吸氣太速,全沒有那份輕盈意態,這回看仙姐,只不過十多秒,橋的這端到橋的那端,嬌憨、焦灼、花明月暗之夜,悄悄的會情郎去了,奴為出來難,教君恣意憐,情景交融,成就了一幅綺麗的圖畫。 另一幅綺麗寫在小周后為後主賀壽的晚上,她說珍重此韶光,他說只怕神仙眷屬也要歷興亡。直至人亡國破,他被賜死,她與他同行,肅殺的庭院中,鏡頭跳回去笙歌之夜,跳回來垂死之寺。時間不能回來,只有記憶可以,重看任、白風采,重讀一個不可能再發生的故事。

散稿/綺麗.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11/28 16:16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