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散稿:自由過頭

自由過頭

寫此文之日乃十一月二十九日,心裡似有一大石壓著般,很不舒服,很痛。原因是剛見過仙姐。 轉瞬間,任姐已逝世一周年,本來約好兩雛鳳早上十一點上仙姐家向任姐致祭,但為了忙於幫助上下午班的寶貝女兒溫習默書,下午三點多才攜著一束白百合獨自去到「逸廬」,這時侯大多數的親朋戚友已離去了,亞刨亞嗲為了準備當晚上演前的追掉儀式亦剛趕去了戲院,只剩下江雪鷺和朱劍丹在忙著插花,仙姐便有空坐到鄧大姐的身邊來。 仙姐鼻樑上雖擱上黑色太陽眼鏡,郤掩藏不了那憔悴不堪的顏容,平時清铟的她在一身黑衣裳的包裹下顯得更弱不禁風,原來她現在的體重不及九十磅,閒談中,鄧大姐問:「仙姐,你打算幾時返加拿大呀?」只見她無奈的搖搖頭說:「我而家實在係自由過頭,對甚麼野都冇打算。」 好一句「自由過頭」!其中包括了多少辛酸、傷感。這一年來,在任姐的戲迷和朋友來說,儘管如何不捨得任姐,哀傷已漸漸被時間沖淡而接受了任姐已離開人世的事實,但在仙姐來說,忙了一輪喪事及「李後主」義演後,返到加拿大,沒有幾十年來與她日夕共處、寸步不離的伴兒,自然是越來越不習慣,加上她素來多病,這一年來實在把她煎熬得使人心痛,不過一切言語的慰問相信亦是徒然,在仙姐心目中,又有誰能取代任姐的地位?

散稿/自由過頭.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11/28 16:19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