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文章:唐滌生:編寫_牡丹亭驚夢_的動機與主題

編寫〔牡丹亭驚夢〕的動機與主題

唐滌生

雖然,我編撰了一輩子的粵劇,但我不能不坦白的承認,我對於舊文學根底並沒有弄 好基礎,我給玉茗堂的牡丹亭難倒了,我歇盡能力與技術去把它搬上舞台,我希望能保持 原著的精神和本來面目,但,這祗是希望而己。 牡丹亭的原詞,有柳永的俊逸,有李清照的真實感情,有納蘭性德的瀟洒,有李後主 的神采,不祗是詞學裡的奇葩異彩,簡直是中國值得拿去驕傲任何一國的藝術品。我節錄 一小段如后,這是他寫杜麗娘夢會書生柳夢梅,因落花驚閃而亡,杜母的悼殤詞。

「從來雨打中秋月。更值風搖長命燈。拜月堂空,行雲徑擁,骨冷怕成秋夢。世間何 物以情濃,一片斷魂心痛。   海天悠向冰蟾何處湧。玉杵秋空。慼誰竊藥把嫦娥奉。甚西風吹夢無蹤。人去難逢須 不是神挑鬼弄。在眉峰,心坎裡,別是一般疼痛。

春歸無端廝和哄。霧和煙雨不玲瓏,算來人命關天重。會消詳直恁匆匆。為著誰儂。 俏樣子等閒拋送,日輪空。敢醮破爾一床幽夢。

中秋月兒誰受用。翦西風淚雨梧桐。楞生瘦骨加沈重,趲程期,天外哀鴻。草際寒蛩 ,撒刺刺紙條窗縫。冷鬆鬆,軟兀刺四梢難動,提防花園間夢統。不分明再不惺忪。臨侵 不起頭梢重。恨不呵早早乘龍,夜夜孤鴻。話害殺翠娟雛鳳。一場空。這答裡娘兒命送。

鼓三鼕。愁萬種,冷雨幽窗燈不紅。侍兒傳說女病凶,捨的命終,拋的命窮,當初只 望把爹娘送。恨匆匆。萍蹤浪影。風翦了玉芙蓉,樹頭樹底五更風。小墳邊立斷腸碑一統 。月落重生再紅。」

以這樣有血有淚的詞,縱使是鐵石心人,唸她二三十遍,一有感悟,便可淚凝于睫。不要說整部份,假定以小部份的原詞叫我化成或譯成粵曲,直是一種難得無以形容的工作;雖然,以我的新曲與原詞對照,這對照簡直是不許我藏拙,好比拿一塊黯淡無光的綠瓦,和一塊完美無瑕的碧玉相比較,為增加一點觀眾的興趣,把我的短絀暴露了。

我也不怕人笑我幼稚,我坦白的告訴顧曲者,我為了欲譯一句原詞或化一句原詞,每每盡一日夜不能撰成新曲一兩句,如第三場幽媾裡麗娘與夢梅對唱的小曲雙星恨,我是費了三個整夜的時間才能強差人意的完成了。其中還有兩句是白雪仙聰明的感悟才替我填上的;我知道,你們一定想知道是那兩句,現在我告訴你,那兩句便是:「君心休怕。君心休怕。君不記揖拜仙觀下。風吹飛花有心報與君,在佛前為你洒。致令郎拾去我丹青畫。」你不要誤會,白雪仙小姐不能撰一部完美的曲,但,她一時感悟想出三幾句是貼切得使 你難於想像,難於捉摸的,她的聰明處,誰都承認是壓絕今日梨園的。

我寫了不少句數來說出牡丹亭原詞的美,與改編牡丹亭驚夢撰曲之難,我相信,此劇 公演之後,詞曲有不逮之處,顧曲者會原諒我的。   牡丹亭的原詞難於領悟,可是牡丹亭的主題是易於接受的,我就是歡喜這主題所以不 自量力的編成此劇。

牡丹亭顯然是一部反封建的作品,三年復活是人世間不可能的事,作者故意借此一節以完成此明朗的主題而已,細想,麗娘從六歲起便不能見任何男子面,甚至請一個老師,也要請一個鬚眉斑白無能為力的儒生陳最良,似乎不許麗娘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出嫁前心坎裡有任何一個男子的印象,而想把麗娘驅逐于盲婚啞嫁的封建婚姻陷阱。他老人家根本不懂得少女懷春是生理與靈性的需求,祗知道女兒臂上的一點宮砂是鎮家之寶。作者于是用奇妙的筆調,替麗娘幻出一個夢境來,夢的偏偏不是貴介王孫,而是一個秀才書生,這夢境是代替了麗娘的慕思而已,芍藥欄邊、湖山石畔是任何一個多情倩女所不能避免的微妙境界,麗娘醒後,她明知書生不能入贅于太守堂,假如夢境是實現了,也終是一個悲劇,于是,她只描寫她帶著一縷不了之情幽鬱而已,其實,她的心是未曾死去的。作者把她不死之心關在虛無飄渺的陰間,一直關了三年,誰料麗娘的心依然未死,更一日比一日活躍,活到不能抑止的時候,因為人間數千年來有鬼魂之說,于是麗娘的鬼魂,又復回到人間,在梅花觀內,又復遇著她夢中的情郎,鬼魂擺脫了封建的鎖鍊,于是,她能盡情的享受一個幽媾之夜,未死之心復活過來,既死之身也隨著復活過來,于是作者巧妙的寫了回生一節,把杜麗娘又復牽入封建的牢獄裡,使激變成一個動人可歌可泣的悲劇,封建思想操縱了麗娘的父親杜寶,他並不是不相信杜麗娘能復生,但他不能饒恕麗娘復生後少了臂上的宮砂,使杜門失去了鎮家之寶,雖然書生得中了頭名狀元,他也不承認這蓋棺時是原璧之身復活後手持破甑之女,甚至,封建時代最大威力的帝主在前,他也不肯屈伏于自由戀愛的新觀念之下,這樣明朗的主題,能發現在亡清世紀的牡丹亭裡,這是我樂於接 受改編牡丹亭驚夢的主要緣因和主要動機。

說完牡丹亭,我附帶一說白雪仙,因為在你手持這部特刊入座之時,在舞台上所見的己經不是白雪仙而是杜麗娘小姐了,白雪仙己把她原有的靈性溶化在杜麗娘的身上,她的高度成就演技,能使前世紀的杜麗娘鬼魂借她的玉身復活于觀眾之前,讓你能欣賞牡丹亭裡的古代美人一生遭遇,我是編劇人,不是宣傳家,我用不著寫半句帶點宣傳色彩的字句,我在我的經驗和體驗裡,白雪仙在今日粵劇界裡是最能體驗劇中人性格的一位,我不敢說她對戲劇理論如何深度的認識,事實告訴觀眾,在「海棠淚」裡的白牡丹,在「小白菜」裡的傻三,在「火網梵宮十四年」裡的綠翹。在〔紅樓夢〕裡的林黛玉,在西廂記裡的「紅娘」,在「販馬記」裡的桂枝,在「琵琶記」裡的趙五娘,和今日牡丹亭裡的杜麗娘,你怎能料得是她一人的化身。她善能創立性格,不要說在粵劇界裡難求,求之各地方戲劇界裡,也是鳳毛麟角,其實,她並不是以聲色藝炫耀一時的紅花旦,而是一位最有前途 的中國女演藝家。

假如,不是從她手裡交給我一部玉茗堂的牡丹亭,我會怯于杜麗娘的難演而減低了改 編牡丹亭驚夢的興趣的。

最後,願白雪仙把牡丹亭的杜麗娘永遠復活過來。

唐滌生

一九五六年十一月九日于麗的呼聲寫字樓

(節錄自仙鳳鳴劇團第二屆演出特刊)

文章/唐滌生/編寫_牡丹亭驚夢_的動機與主題.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3 07:21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