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文章:白雪仙:我喜愛的歷史女性和唐代佳人

我喜愛的歷史女性和唐代佳人 - 長平公主和霍小玉

白雪仙 

我承認,我對於演粵劇有著特別濃厚的興趣,因為粵劇的觀眾對我太愛護了,舉一個例,在我演出〔蝶影紅梨記〕的某一夜,我的台詞裡曾經有以下的一句是在第四場亭會裡向趙汝洲講的:「我在可能範圍內我一定會去書齋的」,在演時,我還在後台洗粉,馬上便接到一張短短的觀眾信,信內最扼要的兩句便是:白小姐,你演的是謝素秋,背景是宋朝,宋朝的時代裡,不可能有〔可能範圍〕的摩登話,我雖然是短短的二十幾個字,我深深的感動,我感激觀眾們對我的愛護是無微不至,我更認識了今日的觀眾已經對粵劇的需求是什麼?假如,觀眾能一直以認真的態度愛護著我,一直對粵劇有認真的需求,我真的肯以整個生命付於粵劇!

在演完〔蝶影紅梨記〕後,唐滌生兄曾對我說過,哀情和閨秀戲演得太多了,想在下一屆演一個帶有歷史性的宮闈戲,當時我同意了,我還補述了一句,希望他能找尋到一部人們比較熟悉的歷史題材,使一切都容易考據,使我所飾演的人物造型性格也易於揣摩,因為我深知有歷史性的人物是最難演的。雖然,我在粵劇裡以前曾演山過一百數十個帶有歷史性的女性,但,那都是沒有根據的,沒有認識當時社背境和有關人物性格的一切,胡亂地演,那是失敗的,正如我在〔蝶影紅梨記〕第四場裡所犯的錯誤一樣,演古代戲應該著重歷史的現實,不是當前的現實,假如人物披上一套古裝演現代故事,甚至加插一句現代的對白,將可能影嚮整個氣氛都現代化,我很感激最近有很多戲劇界先進提示我,演歷史戲最低限度應了解在歷史某一階段上的某一事或某一人物,加以細緻揣摩,依照劇本與唱詞的發展儘可能將牠刻劃出來,雖然,誰都沒有見過你所扮演的歷史人物是怎麼樣的,但,假如你對當時的歷史及稗史的傳說有所認識,總有個根據使你揣摩著她的外型和性格,例如,楊貴妃不可能是瘦的,趙飛燕不可能是肥的,因為關於這兩位美人的書藉和故事太多了,易於參考,所以,演技並不單憑洗練嫻熟的技能,而有賴於淵博的學問,才疏學淺的我,限於演歷史上熟悉的女性,依照前人的道路,加上自己的意見,使演出的人物不致太不相像,假如演一個歷史上並不熟悉的女性,那我便有點害怕,因為沒有學問,便沒有創作人物性格的能力。 

〔帝女花〕裡的長平宮主便是屬於後列的一種,雖然,我同情長平宮主也熱愛著長平宮主,她是歷史上最可憐的公主,給父親用劍想了結她的生命,說她錯生落帝王家,這一段史實是誰都知道的,可是關於她的事蹟的記載書藉太少太少了,而且,在戲劇上以前從來沒有人演過,縱使演過,也不過以明末遺恨的崇禎為主,以她作陪襯而已,也許我是女性,對古代可憐的女性有著特別的同情心,我真的偷自埋怨,埋怨以長平宮公主既然是歷史上最可憐的宮主,為甚麼自明代以下的大文豪大小說家手上生花妙筆總不注意著她,而使她的事蹟遺留如許之少,幸然,尚有一位大詞學家黃韻珊與我有同感,以她的一生慘痛和駙馬周世顯的悲歡離合史寫了一部著名的戲曲〔帝女花〕,更使這部〔帝女花〕流傳於日本,使長平宮主能復活於日本藝壇,一直四十年,宮主慘苦的靈魂仍扣著人們的熱淚,我除了向黃韻珊致敬之外,更提起我對扮演長平宮主的興趣,一掃盡我害怕的心理,我更默祝唐滌生兄能把長平宮主寫得親切和生動,使宮主的靈魂在紅氍氈上附托落我的身上,借我的軀殼在中國也復活過來,雖然,宮主是陌生的歷史的女性,我唯有憑著片段的史載揣摸宮主的外型和性格,好在,史書已確定她在戲的開始時是十五歲,看她在寧壽宮牽父衣哭泣,宮環無不落淚,她的外型應該是嬌弱的,清麗而動人的,線條是瘦長而纖細的。看崇禎替她挑選駙馬的時候,提到太僕卿子都尉周世顯時,她但凝視崇禎不言,她的內心應該是純美的,多情的,最後,她被斫死後五日復甦,為外戚周鍾救之歸家,她不願留在周鍾的私邸,而寧棲隱於維摩庵中,她的性格是雅淡的,工愁而傷感的。後與駙馬復合,清帝憐其為先帝遺女,擬復駙馬職,宮主上表陳情,懇辭不受,她的思想是純潔而頗知進退的,總之,長平宮主雖然是小小年華,她已具備了凡是女性應有的良好性格,我同情宮主旳遭遇,我熱愛宮主的性格,我希望能演得好。

提出〔紫釵記〕(霍小玉傳) 使我更興奮,我不管〔牡丹亭驚夢〕演出是成功失敗,我對於〔牡丹亭驚夢〕這部戲有特別褊愛,我對湯顯祖筆下所創造的杜麗娘非常熱愛,我時常對唐滌生說我希望再演一部湯顯祖的元曲作品,終于,他替我選擇了〔紫釵記〕的霍小玉,這故事以前我讀書的時候已曾讀過,到今仍有著深厚的印象,于是,我又希望先進們,朋友們,提供並指示我如何去演好這代表唐人小說的古代佳人--霍小玉--

白雪仙一九五七年五月十二日

寫于華達片場

(節錄自仙鳳鳴劇團第四屆演出特刊)

文章/白雪仙/我喜愛的歷史女性和唐代佳人.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3 07:07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