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文章:白雪仙:我怎樣去塑造九天玄女的型格

略談古典戲曲藝術中的鬼神問題 - 怎樣去塑造九天玄女的型格

白雪仙

不論是中, 西, 南, 北, 至各國的古典戲劇裡, 總或多或少都有著神和鬼的出現, 固然, 在生活是絕無鬼神的, 為什麼舞台上有鬼神的出現呢? 我以為, 表現一個個戲的中心思想是有多種的不同表現手法, 誠如唐滌生兄云: 只要沒有損害戲的健康和主題, 有時, 加上鬼神可以增加故事的美麗, 可以使觀眾增加趣味去接收戲的 示. 我很同意這種說法, 同時, 也是我同意和樂于演出九天玄女原故。

單講我國的傳統戲曲裡, 就有不少的良好的戲劇是以鬼神為主體通過一個奇妙的故事演出的。例如懂永天仙配,曹子健夢會洛神, 高唐夢的神女, 便是描寫人與神的戀愛. 如 [牡丹亭] 的杜麗娘與柳夢梅, [紅梅記] 的李慧娘與崔裴, 焚香記活捉裡的桂英與王魁便是描寫人的鬼的戀愛或人與鬼的恩仇。就因為描寫夠力量, 所以 部戲都有它獨特的 格, 明朗主題, 鬼神之說不但沒有絲毫的壞效果, 反而, 到今日一樣受人歡迎, 受人歌頌。

在生活上, 人, 鬼, 神的距離當然很遠很遠的。舞台上, 人鬼神的距離可被劇情拉近了。感情都是一樣的. 譬如, 我巳演的 [牡丹亭驚夢] 裡的杜麗娘一角, 她在 [幽媾] 一節是個鬼, 在演時, 身段, 做手, 步法, 我都力求飄忽去遷就世間傳說鬼物的形象, 但內心的感情卻是活潑的, 眼眶裡的眼珠是真的, 以人的性靈借一個鬼的形象去表現而已。這一次[九天玄女] 何嘗不是以人的性靈借一個神的形象去表演呢, 換一句說話, 九天玄女劇中冷霜嬋和艾敬郎堅貞的相愛, 受挫於人間, 圓合於天上。并不是說虛無飄渺的天上沒有一切魔障, 而是說堅貞不屈不撓的愛經得起百劫之後終有圓合之日而已, 俗語所謂至誠可動天地, 也正是這個道理. 一切鬼神之說是虛設的, 唯有愛是真實存在的. 人, 總有一種願望, 假如能把這個願望成堅狠不屈便是至情, 冷霜嬋之愛艾敬郎便是至情, 人間不許至情的圓合, 求之黃泉, 求之碧落, 求之於九天, 這便是戲的表現, 終而天女于歸, 至情終成眷屬, 這便是戲的主題。

在[紫釵記]演完之後, 在舞台上, 我曾休息了一個時期, 在這時期裡, 我除了拍電影, 理幾部巳經演出的戲曲外, 我學習了幾個地方優良傳統的戲目, 其中一個便是昆劇戲曲裡的[思凡], 我記得 [思凡]裡的小尼姑有一段曲白如是下幾句:「縰死在陰司地府, 唉呀, 快樂死咱, 不過是一殿瑧廣, 二殿楚江, 三殿宋帝, 四殿忤官, 五殿閻王天子, 把我的善惡薄來查, 那怕他差來了判官, 小鬼, 頭, 夜又 我解, 解往豐刀城, 上刀山, 下油穫, 任地臼 , 磨 挨, 鋸 解, 小尼姑也真不怕, 世間上只見活人受罪, 那曾見死鬼 枷,」 (湘劇思凡曲詞)這是如何精警的詞句, 小尼姑為要完成她思凡的志願, 堅狠地道出她的心聲, 但她什麼又地府閻王的講出連遍鬼話呢? 她無非把閻王地府代表壓迫與暴力而已, 終於她的志願是成功了。這種表現方法和九天玄女也有相同之處。

毫無系統地寫了一大堆說話, 總覺得不什對題, 想到就寫, 總算是寫出了我對古典戲曲藝術中鬼神問題的觀感, 最後, 到底, 我應該如何去塑造[九天玄女]的型格呢? 這是一個難題, 我在寫這稿的時候還是毫無把握的。

不過, 我以為舞台上一位女神的形象, 絕不是一種概念化身出現的。多數在作者筆下按著人物的性格加以渲染, 加以描寫而成為一種獨特的形象, 例如洛神罷, 作者參考了洛神賦, 才創造了遍若驚鴻, 婉若遊龍, 艷似芙蓉出綠波的洛神形象, 還按著賦中描寫而去創造一班神童仙女所執的各種儀仗, 至於洛神的內在和性格, 還是宓妃的內在和性格, 所不同者便是身段和步法的差異而已。九天玄女也同樣是一位古代女神, 在古代鵰刻家替她塑像的是雀身人首的, 這當然是一種幻想的形象, 宇宙間根本就沒有雀身人首的動物, 所以我對於九天玄女的造像只能祗能儘量利用彩雀的羽毛作一種適可的妝配, 儘可能依照九天玄女傳裡所描寫的一切溶化在一種舞蹈裡, 把神女的儀容, 高貴, 婀娜, 線條描寫出來, 當然我不感說能摹于萬一, 祗是我的希望而已, 至于, 玄女的內心和性格, 也就是冷霜嬋的內心和性格, 冷霜嬋和玄女同是一個人物, 作者欲表達人間天上一般情, 故而把霜嬋寫作玄女化身而已。

白雪仙

(節錄自仙鳳鳴劇團第六屆演出特刊)

文章/白雪仙/我怎樣去塑造九天玄女的型格.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3 07:10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