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文章:白雪仙:我怎樣去揣摩霍小玉的人物性格

我怎樣去揣摹霍小玉的人物性格?

白雪仙

在帝女花因任劍輝抱病輟演之後, 我也休息了一個時期, 除了關懷任小姐的病體外, 我抽出一部份休息時間去體昧新戲紫釵記和選定了繼 [紫釵記] 後的新戲[帝苑題紅記]。

現在, 任小姐巳經復原了, 可以向觀眾們告慰的, 便是任小姐的體力與精神比以前更加愉快各活潑, 她對新戲的演出備極關懷, 關切之極, 有時什至於關懷自己的身體, 她明白了如何酬謝龐大的任迷才能使任迷們永遠感到滿意, 唯一的辨法便是盡自己的微力把粵劇理至完美階段, 這一點心是值得我學習和敬佩的, 她這一次的病也可能是為了在盛暑時演出 [帝女花] 戲場過於吃皇之過, 在她復原之後, 她也曾對唐滌生兄說:「新戲[紫釵記]我所佔的戲份務須依著劇情發展, 不要以我體力為念, 而稍稍害了戲的本身,」當時我在旁聽了, 我感動到無話可說, 我唯有自加鞭策, 希望永附驥尾而已。

現在, 紫釵記行將上演了, 在每部新戲公演之前, 我都拉雜寫了一點不知所謂的稿子, 好在, 帝女花上演時的一部特刊裡。我也曾提及 [紫釵記]。當然, [紫釵記] 與 [牡丹亭驚夢] 的原著同是出于湯顯祖的手筆. 我愛杜麗娘, 自然也愛霍小玉。我就拉雜寫一點對于霍小玉人物個性的揣摩吧!

小玉的個性, 矜持, 自負, 熱於愛情, 她痛恨母親給霍王家族以其母出身卑微而擯棄之。她自恨生是女兒, 也持才傲物的想去物識一個才子, 博個功名替她 回一口氣, 她聽聞李益是個姑蘇才子, 曾以進士擢第并侯于天官。故一見鍾情遽然以身相許。相許之時, 薦枕之後, 雖然她是抱著又驚又愛的心情,就因為她期望于李益太重驚怯日後會產生悲劇。

她在花園盟合一節裡才會含著淚向李益講出一段傷情話,直至李益以烏絲蘭三尺題了誓海盟山的詩句給她, 讒使她一掃驚怯之態。更自負慧眼不凡, 替可憐的母親幻想出一個美麗而幸福的遠景, 時天下臨洛陽開科取士。李益一試中第一名進士狀元及第。她第一個願望是實現了。她內心的喜悅還是筆墨難以形容。雖然她母親反下淚誠恐自己的福薄擔不起如許福澤。崔允明更有輕於合易於離之語。小玉在美麗夢境之中何嘗會對慈母及良友的說話有半點反應, 她心中只是想著, 夫婿高中了, 取青絲如同拾芥總能平步青雲, 什至自例位公卿。替淪落的霍王女郡主吐盡之氣, 替被擯棄在風塵受苦的霍小玉把一洗下堂之恥。他抱著三尺烏絲蘭。甜睡在 之上。

直至李益不肯赴拜盧太尉門。觸怒于權奸, 及太尉都益有傲世之才, 潘安之貌。恨無計使入贅東床, 乘玉門關節道使劉正濟討奏參軍。 遂薦李益去永不還朝,李益返勝業坊辭行之日, 小玉的夢纔恍然而醒了。在長亭送別折柳關之際。小玉的心開始碎了。她明知夫婿的步履一踞出楊關, 可能關係她一生的苦樂。可能毀滅她幻想了半生的美夢. 她更深知慈母垂暮年的榮辱, 自己下半生的命運, 都繫在李十郎舉足之間送到楊關的時候, 驚見堂乎其煌嚴肅的迎接狀元出玉門關的行例, 她內心一往的希望便當堂打了折扣, 也驀然地 起了她平生未有過的自卑心理。固然, 她到底是個矜持自負的女子, 她不能在泣不成聲的別離時候訢出一連串的哀求乞憐的說話, 她唯有要求降下底了。她含著淚牽著衣袖向李益說:「以君之才地名聲, 室無家婦, 君之此去, 必就佳姻, 盟約之誓從廢話耳, 然妾有短願, 欲輒指陳, 永委君心, 復能聽否…..妾年始十八, 君纔二十有二, 逮君壯窒之秋, 猶有八載, 一生歡愛, 願畢此期, 待八年之後然後妙選高門, 以求秦晉, 都未為晚, 妾便捨棄人事剪髮披輜, 昔之願於此足矣。」試想, 小玉的說話說得何等卑詞哀婉, 到此她纔想起了愛之切, 嫁之亟, 名份未經過什麼隆重的婚禮, 在當年的勝業坊經頻年分舍變買, 巳盡為妓院。其鄰不芳, 聲名漸替, 配著一位狀元郎, 未免似承天寵, 她自卑的把廝守之約減為八年. 滿以為八年之愛她的願望也可以不至成為泡影, 慈母巳是風燭殘年, 難于久亨。假以年之壽能得著半子之慰, 得以依蔭稍後霍王唐姬之譽。固 足矣, 唉, 小玉當時心情是非常混亂而複雜的, 我認為楊關折柳一節。是全劇一個轉捩高潮, 也是我最難於刻劃描摹的場子。陽關別後, 小玉固然不知李益為酬謝劉公濟待遇盛德在吹台避暑的時候為腦恨盧太尉而題下了一首詩:「日日醉梁川州, 笙歌章未休,感恩知有地,不上望京樓。」更不知這馨詩種下了禍根,給太尉指為反詩要脅李益,就選東床,李益雖然不肯就範,但為了顧念蒼蒼白髮的慈娘和小玉的安危迫於滯留盧府不敢返見小玉作緩兵之計這一切一切的內容。祗有劇作人和觀眾們清楚, 小玉是絕對不知的, 她望斷衡陽雁。一年復一年, 一日復一日的足足等了三年, 毫無音信, 她如祈求夢境的現實, 看到慈母為優傷而死的殘年, 她唯有希望寄予神佛之間.把慈母的辛苦貯下的一點錢盡量消散於僧居之騙。這一個時候她的個性顯然繳得 了。她懾伏于神佛而把幸運憑諸天命,她開始不信任自己。她明白不能稍報慈母之恩而失身于匪人是如何殘酷。我真不感想像唐氏用什麼筆法去表現這一個時期的獨特性格, 才高如原著湯顯祖, 為了描寫小玉一個時期的生活也足足費了五個回目和場子。那便是由[陽關折柳]之後, 從 [巧歹驚秋]起,至[淚展銀屏].[淚燭栽詩], [凍買珠釵], [怨散金錢] 止是描寫小玉內心痛苦的。在寫出來巳難演的更難演的演員定義之下。我為這一段戲曲的演技問題曾廢了整整三個月的反覆推敦把原著的五個回目再三體味。纔能憧憬出一個似是而非的影子而粗定下買釵一折的小玉形象, 我明知絕不易討好的。也許會受到很多嚴格的批評, 但, 我并沒有畏懼, 我衷心急切的期待戲劇界先進的指導和觀眾們的嚴正批評曉盼之切, 正如小玉在期待李十郎歸來一般。

折柳陽關是 [紫釵記] 的第一個高潮, [凍珠釵]是紫釵記的第二個高潮。我不敢畏難在演出之前做了一些準備工作.可是紫釵記的最後一個高潮由曉窗圓夢起至劍合釵圓止。真使我應付不了。

李益之忠於愛情不婚權艷小玉是絕對不知的, 依照劇情的發展, 在 [淚展銀屏] 一節裡王哨兒的報信, 小玉巳認定十郎是一薄幸的人, 在 [怨散金錢] 一節小玉得著老玉工侯景先的報說紫玉釵巳經被盧府收去準備為小姐下嫁李參軍自己決定了命運, 更替她可憐的慈母確定了悲慘的收場。她的內心又酸又苦, 在原著描述小玉當時的形象是生動極了, 書中說如得知斷腸消息, 她把金錢散遍地, 泣道:「天下寧有是事乎, 霍小玉的頭上釵, 去道盧家小姐插 也, 這確是天下為女子最酸的一句說話, 最後他對著遍地金錢, 冷笑幾聲咒道:「一條紅線幾個開元, 濟不得我閒 賤, 綴不我永團圓, 他死了圖個母子連環, 生買斷. 我夫妻分緣, 沒耳的, 錢神聽我言, 正道是錢無眼, 我為他盡同心把淚眼穿, 覤不上青苔面, 我把他亂灑東風一似渝莢錢.」這也是天下女子最苦最怨的說話, 最悲酸的表現, 照我個人膚淺的揣測, 小玉當時的內心, 也許會完全掐入回憶思痛的境界裡, 她知道 來巳無可展望, 往事便逾什回味, 親捱盡半生剩下來的些少錢財, 希望利用她一點聰明幾分姿色獨撐門不再受臭男子的玩弄和擯棄, 母親的願望難屬卑微, 用心實良苦, 她也自持一點聰明, 幾分姿色不甘張艷娛世媚俗。她希望博取才郎揚名聲而回復郡主之榮, 終於, 她失敗了, 竟然為了一個薄倖兒把老娘半生減衣縮食而剩來的財資散盡了. 換來的是麼。祗是短短期待的花園盟香, 花朝合巹。 親雖然沒有埋怨的言詞, 她良心也難逃責備, 我認為, 這便是小玉至病之由, 她之妄進湯藥。無非欲借一死以逃避良心上的責遣而已, 我不知我的揣測有沒有錯誤, 我這種心情去處理小玉在病時的內在。

最後在黃衫客拉李益至勝業坊相見時, 這是最難表現的一段戲, 她把積蓄了三年。千日的怨和恨在短短的霎時間中作出有系統的發洩出來。她把二十一年來在人間所遭受的殘酷待遇提了出來控訴, 戲劇不能照著原人湯顯祖的描寫, 原著的描寫乃小玉及見李益, 左手執杯右手緊執李益臂。長慟數聲, 擲杯于地遂昏絕過去。在戲劇的表現, 這是最後一個高潮, 觀眾可能注意劇中人當時最輕微的動作和細微的面部表情, 表演這些動作和表情尋求[紫釵記]的 個戲的主題 示。寫到這裡,我真的有點驚怯和自卑, 我沒有足夠的文學修養和戲劇經驗來處理這短短數十分鐘的艱難演技, 當霍小玉明白了李益的忠於愛, 愛情的破壞者只是好弄權勢的盧太尉, 又要憑她短短幾分鐘的善悅神情來輕鬆了觀眾們的三小時以上的沉鬱心情, 我真擔心我自己在結戲時沒有這種能力。

一九五七年九月一日

淑良寫於開平道寓所

(節錄自仙鳳鳴劇團第五屆演出特刊)

文章/白雪仙/我怎樣去揣摩霍小玉的人物性格.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3 07:09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