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白雪仙自傳:五叔諄諄善誘

五叔諄諄善誘

在媽媽答應准許我學戲之後,我們又要搬家了,爸爸在利園街找到了一層樓,地方相當寬闊,比鳳凰台的住所來得舒服。計起來,我們在利園街住的時間也不短,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停止才「喬遷。」。

爸爸為我學戲的問題傷透腦筋,因為他覺得如果有心從事戲劇工作,必定要好好學才成,藝術是不會有僥倖的。成功儘管靠了宣傳而一晚成名,但那種成就絕不會長久。所以他主張我從頭學起,雖然他大可以有力量把我捧出來,但他並沒有這樣做,他認為用他的名氣來捧紅我,那不是我本身的成就。一個藝人必需要經過長時間的學習及磨練才可成才,因此他便四處去替我找師傅,據爸爸表示,他並非不願自己教我,問題就是父親教女兒,往往因感情上的關係,不會有成績的。於是他去找五叔(薛覺先),向他說出我堅決要學戲的情形,五叔跟爸爸是好朋友,而且對我醉心戲劇的個性亦很同情,他對爸爸說:「既然你覺自己教不會有成績,那麼就叫她跟我好了,但如果仍是沒有成績,那我不敢保證能使她成名的。」爸爸連忙說:「當然哩,成名與否,這必需看她的努力來定。得你願教她,我安心極了,明天我叫阿九來拜師。」爸爸從五叔處出來,連忙返家告訴我這個好消息。

我知道五叔已答應教我演戲,喜歡到不得了,當時五叔是最吃香的小生,他無論個頭(身型)做手,唱工都有獨特的成就,成為戲迷的偶像,在香港的聲譽,比爸爸還隆,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大老倌。如今得到他做我師傅,這一喜,真使我幾天都睡不覑。

翌日,爸爸把我帶到五叔住的覺廬行拜師之禮,行完弟子之禮後,我算是正式當了五叔的徒弟,我記得在拜師那天,五叔對我說:「阿九,你要知道,做一個戲人,應該努力求進步,就算有了一點點成就,也不能稍存半點驕傲,所謂驕兵必敗,你知道嗎?」我向他點點頭,跟覑他又說:「以後你必須鲂踏實地去學,不要以為自己是一個梅香(花旦仔)而自卑,因為任何一個成功的大老倌都是由最低層做起的。」五叔這番話我是永遠不忘的。我成為五叔徒弟時是十二歲。

拜五叔為師之後,我的人生里程,又展開了新的一段。

五叔可以稱得上是一個嚴師良友,他對我好像對自己的女兒一樣,關懷備至,但當他教我學藝時,卻擺出一個鐵面無私的面臉,不容我有半刻偷懶。

雖然五叔對我那麼嚴,但他的出發點全是為我覑想的,所以在那時候,五叔每次指導我行台步,練做手,使關目時我都專心去學,因為五叔指導我的機會不多,由於班事羈身,他很難抽出時間來教我,說起來,五叔對我可謂特別恩賜了。他休息時間很少,有時日戲休息,他就不會把時間浪費,多是乘這些時間來指導學習各種老倌在台上演出的基本動作-化裝也是重要科目之一,在舞台化裝方面,五叔給我的指導特多,據五叔說一個花旦的成功,除了聲藝之外,化裝亦非常重要,如果扮相庸俗,沒有清秀之美,很難討好台下觀眾的,故此他時時刻刻都叫我多多研究化裝術,五嬸(唐雪卿)亦從旁指點我面部的化裝,所以在戲未學未學成時,我的化裝術卻最先學成了。

白雪仙自傳/五叔諄諄善誘.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9 23:11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