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白雪仙自傳:任姐提出合作

任姐提出合作

任姐在我卸裝時候問我「仙姐(是戲班的尊稱,在未熟識之前,多是以姐稱 呼),演完這班,準備落那班?」我祗好搖搖頭說:「現在還未斟過,我接班多是 爸爸經手的,相信爸爸還未替我接下一班吧!」任姐聽了這句好像很歡喜。她走 到我的身旁對我說如果未接班,倒不如我們來一次合作吧!這有什麼不好,我早 已想有這麼一天了。但我並沒有立即答覆她,因為這要跟爸爸商量的呀!當時我 祗是說:「讓我和爸爸商量後再答覆好嗎?任姐。」任姐說不打緊,反正她們要 組的「新聲」還要個多月才成哩!

日月星散班之後,我也不再把任姐在後台和我談的一番話記在心裏。因為我 當時和任姐並不很熟,說不定她祗是跟我談覑玩而已。散了班好幾天,新聲仍沒 有人來跟我斟班事,因此我更加不把此事放在心裏!

誰知道任姐自那一次跟我談過之後,知道我的班事全由爸爸作主,於是便由 班家徐時(徐現仍是出名的班政家)向爸爸接頭,起初他們準備邀我們父女同班 的,後來爸爸因不想在澳登台,所以推卻了,但他已替我接下新聲的班約。這消 息直至簽約後十多天我才知道。因為當時爸爸在廣洲,我後來上廣洲探候他,才 由爸爸口中告訴我。

在澳門跟任姐接近的機會很多,由於「」新聲班正進行開鑼的事,所以全班 藝友便常常在一起討論演新戲。任姐對我特別關懷,也許因為我年輕不懂事之 故,故此把我當作小妹妹看待,各事也替我作主張,甚至連定戲服,買飾物都和 我一同去。她的見識比我多,世故也比我深,因此我那時得到任姐的關懷,真是 甚麼也方便得多。

「新聲」開鑼了,在澳門平安戲院頭台,這一次又是跟陳艷儂分別擔任正副 花旦,所以在新聲時我們的合作很好,一則我和儂姐是舊拍檔,再次任姐又對我 情如姊妹,各事都非常方便,不致有孤掌難鳴之感,在合作上大家都非常愉快。 那時候我自己單獨在澳門,爸爸在廣洲登台,時演時輟,但他卻喜歡在廣洲 住,因為那時他已有小母親照顧他起居,雖然登台的時候少,但卻很少來港,一 則因為他的眼睛不宜奔波,其次就是他喜歡住在廣洲自己的屋裏。媽媽呢!則和 弟妹們在香港,依舊住在利園街,當時香港雖然仍未安定,但大致上已不會有危 險。因此我雖離開他們單獨在澳門,然而卻也非常安心。任姐知道我獨個兒在澳, 故此便叫我和她住在一起。在戰爭期中,澳門的娛樂事業特別發達,戲人視如天 堂,所以當時新聲的收入很佳,而我們的生活也過得挺舒服。

我一直和任姐合作,當時的「新聲」劇團是一個長壽班(即長期演出的戲班), 在廣洲和澳門輪流演出,「新聲」的人選大致上沒有什麼變化,只是正印花旦有 時更換而已。本來新聲一直是由陳艷儂任正花的,但後來因她受另一個劇團之 聘,離開「新聲」,由車秀英補上。不過車秀英只演過幾台,新聲的後期,仍由陳艷儂任正花。

白雪仙自傳/任姐提出合作.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9 23:19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