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白雪仙自傳:依依不捨

依依不捨

返到隔別了一星期的家,雖然不會很陌生,但郤好像沒有以前那麼熟識的樣子,媽媽陪我入房內,看見奶媽正在替我疊拾床舖,站在奶媽身旁的還有一個和我年紀差不多的女孩子,她手裡抱覑我的洋娃娃,是爸爸送給我的那個,我看見了非常不高興。她也盯覑我,好像對我很陌生,當然囉,我們還未認識呢! 媽媽拉我走到她身邊,對我說:「阿九,這是你的新朋友,她叫阿女,是奶媽的姪女,她來陪你玩的。」奶媽也說:「兩個做對好朋友吧!」說完把我們的手拉在一起,阿女望覑我笑,笑得很真誠很快樂,於是我也跟覑笑了起來,經過這一笑之後,我們真的做了好朋友。

原來阿女只有五歲,還未入學讀書,所以奶媽便叫她來和我玩,因為奶媽覺得我日間在家,沒有兄姊和同學在一處玩,過於寂寞,便向媽媽提起叫阿女來陪我,媽媽也認為是個好建議,所以奶媽在我出院的那一天便把阿女帶到我家來,她們想得真週到。

一同玩了幾天,阿女和我成了很要好的朋友,最初的幾天,她每天早上來,晚上返家,但後來要求媽媽叫她住在我家,和我同房睡,這樣阿女便不用返家了,她和奶媽同床睡,和我只隔一張椅的位置,我們一同睡,同一個時候起來,從此更加要好了。

阿女的媽媽也曾來看過阿女,她知道我們待阿女如此好,便沒有提出叫阿女回家的事。爸爸有時寄些玩具和好吃的東西給我,我總是和阿女共享的,這時候,我和阿女的感情比對我的兄姊還好,有些時,我寧願把好吃的東西分給阿女吃,也沒有分給哥哥姊姊吃。八哥還說我有了阿女,不愛兄姊了。我想他並不是完全指我和阿女要好這方面說的,主要的還是我沒東西給他吃罷了。

休息了兩個星期,每天都和阿女在一起,我們的玩意很多。經常玩的是扮演花旦小生,模枋舞台佬倌的演出。我那時沒有看過粵劇,阿女卻看過,因此她便教我怎樣做,我比阿女高,所以每次都是由我扮小生,阿女扮花旦。我們不曾唱,只是吱吱喳喳的亂跳一埸。現在想起來覺得好笑極了。

雖然每天都食得好,玩得痛快,但不能否認,我很犇心他日上課時功課追不上別的同學,往日考試名列前茅,如今要是考到最尾,不是羞死人嗎?為了不想落後,我向媽媽提出我要上課,媽媽覺得我天致上已復原,也應該上學了,因此,她便答應讓我三天後恢復上課,阿女知道了此事,一整天不快樂,為的是我上學後她便不能和我玩了,本來我也不願離開她的,但為了要趕上同學們的學習,只好捨玩就學啦!

在上課的三天裡,我和阿女玩得特別痛快,為的是我恢復上課後,大家便很難有機會玩的了,阿女對我說:「如果你返學時,我便返家了。」本來我想叫阿女多住些時的,不過細想之下,如果我上學後,讓阿女獨個兒在家,實在不好過。待我放學回家時,班主任又說替我補習功課和讀書,這不是一樣不能和她玩嗎?因此,我並沒有勸她住下來。阿女見我沒有反應,好像很難過似的垂下頭,不言不笑,真有點像情人分別時的依依不捨哩!

三天過去了,第四天的早上,奶媽給我穿上校服,這是我病後上課的第一天,阿女和我一同起床,吃早餐。當我由奶媽陪同上學時,阿女也跟了去,因為奶媽準備送我到學校之後,再送阿女返家。

在上學的路上,我和阿女手牽手,但郤未說過一句話。當時我不知為什麼會這樣的,平日我和阿女總是嘻嘻哈哈說個不休,但今天兩人卻像啞吧一樣,連奶媽也覺得奇怪,她問我:「九姑娘,點解唔同阿女談話呀?你們就要離開了。」聽了這句後,我和阿女相望了一陣子,但依然是保持沉默,到了校門,我們要分手了,我只是低聲的對阿女說:「阿女,改天來我家玩吧!」阿女只是毫無表情的點點頭,跟奶媽返她的家去了。我也只好呆呆的入課室。

幾星期沒上學,雖然學校的景物依然如往昔,但我如今看起來,有點陌生了。同學們見到我,紛紛上前把我包圍覑,一推一擁的把我推到課室去,班主任見我上學了也行過來,拉覑我的手問我:「陳淑良,好了嗎?精神怎樣?」我對她說:「全好了,你看精神也不差呢!」同學們有些說我瘦了,但又有些說幾星期沒看見我,竟美麗了不少。因為他們說話太多,問話也不少,弄得我不暇應答。

白雪仙自傳/依依不捨.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3 04:45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