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白雪仙自傳:冼幹持教唱曲

冼幹持教唱曲

爸爸覺得冼師傅對粵曲有獨特的見地,是值得向他學習的,於是他便向冼師傅提出叫他收我做學生的事情,冼師傅因為與爸爸是好朋友,因此便一口應承,但他說了一句:「七哥,你不怕我太嚴會嚇壞阿仙嗎?」爸爸聽了這句話笑了一笑說:「我就喜歡你夠嚴,否則我便不叫你教阿仙了,嚴師才會有好學生!」這麼一句話,我正正式式的做了冼幹持師傅的學生。不瞞你說,冼師傅真是很嚴格的,有好幾次我被他罵得哭起來。

冼師傅教我是非常認真,一上課便不苟言笑,由於他的認真態度所影響,我是不能不認真的。我最初是學一支初學粵曲基本的歌曲「情海飄蓬一婦人」,因為這支曲俱備很多種不同的板路;包括有「小曲」、「二王」、「中板」、「反線」、「白欖」、「口古」、「南音」等,所以學這支曲就可以學到各種不同的唱法。這支曲我了半個月才學到半支呢!

冼師傅對我的唱法經過很細心的研究,無論一句或一字都不苟且,祗是一句 曲詞就不知學了多少時間,一唱再唱,直至我把所學的能倒過來都唸得出時仍未 停止,有時還加插很多學粵曲的原理對我講解。當我較為放鬆學習情緒時,他就 拿了鞭子對待我,真使我不敢有半點苟且。 當時冼師傅是沒有設門授徒的,不過有很多熟識他的朋友,知道他的教法很 嚴,不少自動請求代教子弟,故此冼師傅雖沒有掛牌授徒,但數起來他的徒弟可 真不少,如今很多徒弟都已成名,在歌樂界和戲劇界都享有盛名了。由於我們和 冼師傅是鄰居,就算不上課也很常見面。在爸爸不用演戲的時候,兩人就喜歡對 坐細談,從音樂至戲劇談起,漸漸的便談到國家大事和家庭瑣事,他倆一談總是 不下幾個鐘頭,從不覺倦。 冼師傅對我非常關心,把我看作是他的親侄女一般,每逢我演戲他都到後台 去看,一發覺我的缺點,便立即給我糾正,使我不會重踏覆轍,所以在唱工方面, 我的進步比其他姊妹快很多。 說起來,我和冼師傅相處的時間很長,在戰爭期中,我們還一同渡過重重難 關呢,所以在我的腦海裏有三個使我畢生不能忘滅的人,一個是五叔,一個是冼 師傅,另一個就是我至親至愛的父親了。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太平洋戰爭爆發,那時剛巧我沒有登台,爸爸好像也 賦閒在家,從報章上知道時局突趨張,附近鄰居都議論紛紛,有些還準備逃亡, 使我們心裏惶惶,不知如何是好:走嗎?又恐怕有錯,不走嗎?又驚怕戰爭的生活 不易,並且生命可有隨時完結的可能。我知道媽媽和爸爸也認真商量過離開香 港,但結果爸爸認為到處一樣危險,倒不如在香港住下去,看看情勢如何才作決定。

十二月八日的早上,日機炸啟德機場,當時我們一家人在家裏,四周隆隆作 響,大家心驚嵗震。真是桌上擺滿珍饈百味也難下嚥,十弟國領和十一妹淑暖亦 驚作一團,二姐八哥因為比較大一點,坐覑不作一聲。爸媽仍在商量走或留的問 題,冼師傅亦走來和爸媽商量如何渡難關,結果爸爸和冼師傅決定,還是以不走 為佳,兩家以後聯同一起,有粥食粥,有飯食飯。 自從啟德機場被炸後,市面居民的惶恐情形,真是筆墨所難以形容其萬一, 雖然我年紀祗有十多歲,但也知道今後面臨很大的危難了。 啟德機場被炸後十多天,香港淪陷了,淪陷前幾天,香港人心惶惶,大家都 恐怕一淪陷便會斷絕糧食,所以紛紛購米糧,你爭我奪,市面糧食的價格日漲, 能夠購到米糧已是不容易的事。幸好那時有些戲班的朋友幫助我們爭買糧食,淪 陷的初期我們才不至斷糧。談起我們淪陷時的情形,如今仍有深刻的印象。

淪陷期中,香港變成一個罪惡的小世界,偷搶劫姦等的事件無日無之,由於 生活困難,許多人為了求生存,不惜用生命作賭注,去搶糧食,搞到當時的市面, 隨時隨地都有打死人的事情發生,雖然不至屍骸遍地,但筢很容易發現一具具被 搶打死的屍骸橫臥街頭。可是當時人人對於屍骸都不會害怕。那時候,誰都不敢 保證幾分或幾天之後自己也變成屍骸的。

白雪仙自傳/冼幹持教唱曲.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9 23:14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