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白雪仙自傳:心癢癢欲轉校

心癢癢欲轉校

當我在鳳凰台住的時候,香港曾發生過一次大風災,時間我已記不清楚了,不過在我記憶中,那次的風勢非常猛烈,幸然天文台公佈風勢到港的消息夠快,否則定必有很多漁船和艇家喪生了。

打風的那天我們學校停課,戲院及一切娛樂筯所亦閉門謝客,所有商號都一概關門,整個香港都變成死城。風來的時候,街上有很多店子的招牌被吹跌,由嶺上的樹木都被打低,我們在家裏聽到一陣陣猛烈的風呼呼地吹過,心裏便跳個不停,深恐大風會把我們的家吹去。據爸爸說,碼頭有一艘大郵船也被打上岸上,聽了這個消息,心裏更加不安,大郵船都被吹上岸,我們這間小屋子不也很容易被吹走嗎?因此我曾問爸爸:「我們的屋怕被吹去嗎?」爸爸對我說:「不用怕,我們屋子的四周有山和別的屋阻擋覑,風不易吹倒的。」跟覑爸爸還告訴我廿年前,香港也曾刮過一次大風,那時的風勢跟今次差不多,不過當時天文台的預測遲了,風已到達仍未發出警告叫船入避風塘的號令,因此風一到,便打沉了不少船隻,不少艇家遭意外喪生,後來那個負責預測風訊的天文台職員,自感罪大難逃,便自殺身死。這個故事真把我們聽得呆了。幸然大風停息後,我們家裏並沒有很大的損失,祗是擋風的窗門部份被打壞,真可說得是不幸中的大幸。

說起來,在打風的那段時間,算得上是爸爸最接近我們的時候了,他不能登台,也不能出外,整天伴覑我講故事或玩小玩意,雖然心裏在擔心風會傷害我們,但另一方面,郤又快樂極了。那時在家裏的生活很單調,不是聽爸爸講故事就是吃。老實說,在我們小孩子來說,除了心裏有點害怕之外,其他甚麼也不理,放心的吃東西,痛快極了。

風暴停息前,很多商號都捐失許多東西,其實說起來,我們的損失也真不少,爸爸不能登台,一天的工資,也頗可觀哩。據一些大人說,這一筯風使很多人傾家蕩產,但也有不少人因此而發達,因為他們敢冒險去執拾被大風吹倒的東西,待風停後出賣,雖不可立即成為大富總也可變成一個小富翁呢。風平息後,我們又開始上學,爸爸又再登台了。

我在「敦梅學校」的時間不長,祗讀了一年,後來有一個同學提議跟我一同轉學,小孩子是愛新奇的,在敦梅讀了一年,一切校裏的景物都看得厭了,便想換換環境,加上這同學說那一間學校好,校園好,老師好,把我說得心癢癢的。因此在四年班讀完後便向媽媽提出轉校,起初媽媽不贊成,她說常常轉校,會不專心讀書,後來我把那位同學對我說的話向媽媽重說一遍,結果媽媽是無可無不可的點頭答應了。這樣,我便很快的和那同學,手拉手的踏進一個新校的校門,這間新學校是「嶺英中學」,我和那同學讀的是五年級,雖然初入校時,各樣事情都感到陌生,有些舊同學們還欺負我們新同學,不和我們玩,不跟我們研究課本,幸好我們有兩個人,亦不會感到太寂寞。最初的一個星期,我們無論甚麼活動都祗是兩人在一起,因為那時和那些舊生格格不入,後來過了兩星期,大家熟了,便沒有分新生舊生的玩在一起,有了很多同學在一起玩,我這時覺得新轉的學校,真的比舊校好,最低限度和一缌新相識的同學玩在一起,比起和舊同學玩新奇很多,有趣得多哩!

儘管轉了新校,好奇心是永遠不能停息的,因此在嶺英讀了年半,六年級的下學期便是小學畢業,我又故態復萌,心癢癢的欲轉新校了,但差半學期便是小學畢業,又不敢向媽媽提出轉校的事。這時候有好幾個同學說:「下學期轉讀英文啦。」眼見她們都紛紛投考英文書院,真把我急死了,如果我有機會跟他們一起投考英文書院該多好!老實說,那時候我實在很希望換換口味,轉讀英文的。

在嶺英六年級上學期大考最後的一天,我那轉校的念頭更加大了,心裏有覑「非轉不可」的想法,於是當最後一科考完試,我約了幾個已報名投考英文書院的女同學陪我返家,請她們聯合起來說服媽媽。不瞞你說/這個辦法,是我經過不少時間想出來的,如果這樣仍不能說服媽媽讓我轉校的話!天呀!我真不敢想了,難道要我一輩子在中文學校讀嗎?不!我必定要把媽媽說服,這次是祗許成功,不容失敗的。

讀友們,你們猜猜我這次的計劃成功呢?還是失敗呢?別急,讓我告訴你,我這個週全的計劃奏效了,媽媽經不起我和幾個同學的要求,終於點頭應允轉校,雖然她心裏是非常不願意的。

這一喜,真是非同小可,我看見媽媽點頭之後,便飛前抱覑媽媽狂吻,口裏嚷覑「媽媽你真好。」同學們看見我的得意忘形,也忍不住笑了。媽媽叫傭人拿點心招待我的同學,吃完點心之後,我們一同去聖保祿英文書院報名,她們都已報過名了,這次祗是陪我去而已。 考完入學試,我正式做了番書女,書包裏所放的已由中文書改為英文書了。

那時,媽媽的頭腦好像比前開通,爸爸提議買一架留聲機在家唱唱,她也不反對,她的想法認為我既然已讀英文,自然不會醉心粵劇了。其實她的主意打錯啦,我轉讀英文,不但對粵劇的興趣沒有減低,相反的,我仍無時無刻不在想覑學戲。爸爸買的一架留聲機,可以說是我演粵劇的媒介。

家裏有了留聲機之後,多是唱一些粵劇的唱片,爸爸本人所唱的也不少。我每天放學後總是坐在機旁細心欣賞幾張唱碟,那時我很喜歡聽爸爸跟駒叔「千里駒」合唱的,其次馬師曾和五叔「薛覺先」的唱片我也很愛聽,有些時,往往因為聽唱片而忘記做功課,那時媽媽也許覺得我的年紀較大,已不再採用罵的方式,已改用勸導方式了,當我聽得入神的時候,媽媽便拍拍我的肩膞對我說:「阿九,做功課啦,做完功課再聽吧!」雖然當時有點不願,但既然媽媽這樣友善的勸導我,怎可,不聽她的話呢?因此,我祗好乖乖地去做功課。

白雪仙自傳/心癢癢欲轉校.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9 23:09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