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白雪仙自傳:演薛寶釵得刁蠻公主花號

演薛寶釵得刁蠻公主花號

頭砲戲紅樓夢在中央演出,由陳艷儂演黛玉,我演寶釵,任姐演寶玉。,由 於當時我們都很落力拍演的緣故,所以雖然是第一次與香港觀眾行見面禮,但卻 博得觀眾的稱許和信任,做成了「新聲」在港不敗的紀錄。

自演薛寶釵一角之後,我的戲路已被認定是宜於演刁蠻這家戲的了。接覑演 海棠淚,我演的角色又是刁蠻、潑淫的女性,這樣,報章上就給我封了「刁蠻公 主」的花號,誰知道花號竟因此不徑而走,我並不是不喜歡這花號,但我覺得這 樣叫下去,將會使那些對我不認識的人存有一種錯覺,以為我本人就是那麼刁蠻 和不講理的。為此我曾經請求過一些關懷我的文化朋友,以後別再在報章上給我 加上「刁蠻公主」的名稱。故此現在用「刁蠻公主」來稱呼我的人很少,也許他 們也覺得我的話沒說錯吧!

「新聲」劇團在港打好了基礎,成為粵劇觀眾心目中所歡迎的戲班,因此更 加鼓起我們全班人的士氣,決定繼續努力,並希望能成為一個長壽班。當時我們 的宗旨是:如遇一齣戲漸不受歡迎,便換新戲(每齣戲無論演了多少天,都是根 據賣座情來決定是否續演,要是一齣新戲演了兩晚就祗有幾成觀眾,那也一樣 改演新戲)。各兄弟姊妹為了班的緣故,寧願辛苦一點,有時一部新戲剛上演兩 三天就換新戲,祗是讀曲就夠受了。。所以「新聲」在香港演出的初期,我們整 班戲人都不敢把個人娛樂及遊玩的事情計劃在每天的時間表內,因為那時除了演 戲之外還忙於讀曲本,有時簡直連看一筯電影的機會都沒有。幸然在後期的新聲 已得到觀眾的擁護,常常一齣戲就連演幾星期而筯筯皆滿,故此,我們更相信努 力去耕耘和播種,定必有美好的成果這句話了。同時,除了爭取賣座紀錄之外, 我們每一個戲人都有希望把粵劇改進的存心,要是大家不爭覑向上,不加努力, 試問粵劇又那有進步之理?

新聲除了在香港演出外,也曾整隊人馬開到廣洲去,這樣來來往往的流動演 出。這對我卻有一個好處,因為我既可在香港媽媽弟妹們見面,而又可常常到廣 洲看爸爸異母的妹妹,真是最好不過。但壞處卻來了,每當我上廣洲時便要在香 港買點東西去廣洲送給爸爸和妹妹,同樣的,由廣洲返港便又要買點土產給媽 媽、弟妹們吃,所以我細細的計算當時買禮物所化去的錢,真夠得上我薪金的三 分一囉!

由於爸爸疼我的緣故,廣洲的細媽媽對我也很好,每次當我上去,便多買菜, 而且還常常陪我遊玩。爸爸的眼睛不方便走動,所以我跟細媽媽接近的機會便更 多,漸漸的,我已不把她看作細媽媽,而當她是我的姊姊了。因此我覺得在廣洲 演戲是挺快樂的,除了班中的姊妹共同遊玩外,我還有細媽媽和妹妹們陪伴,愉 快情形並不比香港差去多少。

直至新聲散班後,我到廣洲的機會便少了,因為香港很多班政家正要斟我落 新班,因為演戲的緣故,很難抽時間到廣洲去看爸爸、細媽媽和妹妹。但為了要 知道他們的生活近,我們常常通訊,直至現在,我們仍是有書信來往的,爸爸 很關心我,而我更關心他們。

一九四八年,香港拍片的風氣很熾,各影人紛紛返到影壇,恢復水銀燈生活, 有些製片家認為粵劇的演員也是戲劇圈內的兄弟姊妹,而且拍起片來又是一種新 刺激,所以便邀我們參加電影工作。我本來也有上銀幕的意思,但因當時落班很 密,故此推卻了製片家的片約,暫時祗是專心演戲。

當我的班事稍閒的時候,製片家又再上門斟片約了,他們為了要我上台,曾 提出很多優厚的條件,例如劇本由我選擇、片酬很高等。因為我有這種興趣,故 此便實行嘗試一下水銀燈下的滋味。結果答應了某製片家之邀,拍攝一部由「新 聲」的賣座戲改編的「晨妻暮嫂」,男主角是馮峰。細查之下,原來我的第一部 片子,就是和平後,香港出品的第四部影片呢!當時任姐仍未有意拍片,故我的 影片,一直沒跟她合演過。接「晨妻暮嫂」之後,還演過「火樹銀花」,「百子千 孫」等片。但這些片我覺得演來很不理想,也許是初上鏡的緣故吧!

白雪仙自傳/演薛寶釵得刁蠻公主花號.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9 23:21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