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白雪仙自傳:父親娶小老婆

父親娶小老婆

爸爸做了人家的丈夫後,更加專心去演戲,聲譽也一天比一天好起來,媽媽對於爸爸的事業雖然沒有什麼直接的幫助,但憑她的料理週到和體貼入微的服侍,確是使爸爸增加了不少向上的銳氣。人家說家庭對事業有很大的影響,這句話對爸爸來說,真是再貼切不過了。

既然爸爸和媽媽感情這般好,至於後來爸爸為什麼會再娶妾侍呢? 據長輩們說: 這因為爸爸在舞台上演風流小生的戲多,使不少女戲迷傾倒。爸爸的「小老婆」,可能都是一些崇拜爸爸的戲迷輩呢! 爸爸的人品相當好,無論那一方面的朋友對他都非常好感,爸爸的做人宗旨是「勝不驕, 敗不餒」。他雖然在舞台上紅極一時,但郤沒冇半點老倌脾氣,無論在家裡或外邊,都是非常慈祥可親,有好藝人之稱。

爸媽對我們姐妹兄弟從不分彼此,不過因為當時我最細,爸爸對於我好像特別姑息,沒有大錯,從不輕易大聲罵我,很多人都說我刁蠻,還說我是因父母寵愛過度所致。其實並不,媽媽對別人說:我小時不是很刁蠻的,相反的卻非常聽話,有時被爸媽打罵後,很小會「發爛」的,當自己知錯之後,便立刻倒茶跪地在爸媽面前認錯,當時往往因為我肯認錯,爸爸接茶之後還給錢我買零食。至於報章上給我「刁蠻公主」的花號,據我推測,可能是因為我近年來擅於演「刁蠻」戲而起的,不然的話,這個「刁蠻公主」的花號,我得公佈不接受了。不是嗎? 我事實上並不是「刁蠻」呀!

五歲時,媽媽把我送進學校去讀幼稚園,當時我用陳淑良的名字報名在重桂路的「小二學校」上學,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入學,媽媽不放心我獨個兒上學,所以每天都是由奶媽陪覑我上學的。 入學之後,我比在家裡活躍了許多,每天返到學校都很多小朋友在一起玩,不是打鞦韆便是溜滑梯,每一個小息都不肯放過玩的機會,有時上課也想覑玩,一聽到下課鐘響便飛跑出課室,好像玩少一會便不得了的樣子,奶媽常常說我似男孩子,沒有半點兒女孩子的文靜,我那管那麼多,玩是我的命根兒,寧可書不讀也不可沒得玩呀!

但是,我雖然是那麼愛玩,可是當晚上溫習功課時卻很用功,我用功最大的目的是希望考第一,因為當我入學時爸爸說過,如果我考第一,送給我一個和我一樣的洋娃娃。媽媽也是說,假如我努力讀書,成績好,考完試後給我買一件紅色的衫裙。故此,我十分用心去溫習功課,何況我的姊姊又在書桌旁邊監視我,想「偷雞」也不可能的。

我不知道那時候讀書是為了什麼: 是為了洋娃娃還是紅衫裙呢? 不過我敢說當時我用功去讀書,並不懂得是為了自己的將來。故此那時我在家裡是父母眼裡的好孩子,在學校卻是一個頑皮的學生。

幼稚園的畢業試考過了,家庭報告表送到爸爸手裡,我果然考到第一。爸爸撫摩覑我頭髮說:「阿九(我排行第九)妳很乖,考到了第一,來讓爸爸疼你一啖。」爸爸親了我小臉之後,卻不提起洋娃娃的事,怎麼哩,他忘記了吧!啊!怎麼辦呢?我努力去讀書,考到了第一都不過是為了得一個和我一樣大的洋娃娃和一件紅衫裙而已,而今爸爸連提也不提,準是騙我的。當晚我睡不覑,因為媽媽也沒有說她要做紅衫裙給我哩!

睡在鐵床裡,一邊想一邊氣,哼,早知我不去用功了,倒不如把那些時間去玩個飽還好,如今考了第一只換得爸一個吻,真氣人!這樣子一直想到半夜還未睡覑,奶媽的鼻鼾卻呼呼響,難受極了,索性把被子掩過頭,終於在迷矇中入了夢鄉。

因為這一夜睡得晚,所以第二天早上至十一點還未起床,媽媽覑奶媽叫醒我,幸好是放暑假,否則便要遲到了。起了床,看見媽媽微笑地站在我床前,我故意不叫她「早晨」,誰叫她要騙我,不給我買紅大衣呀!媽媽見我好像不高興,,便走過來拉覑我的手說:「阿九,不叫媽媽早晨嗎?」我見媽媽和顏悅色的向我微笑,終於人軟了,只好叫「媽媽早晨」。媽媽叫奶媽替我洗面換衣服,然後把我帶到她房裡。爸爸也坐在房內,見我進來,抱我坐在他的膝上,並且很神祕的對媽媽說:「把東西拿來吧!」我只見媽媽笑了一笑,便打開高櫃,把兩件包得很好的東西拿了出來,那兩包東西其中的一包是很大件的。我一時摸不覑頭腦,究竟他們在弄什麼把戲呢?

白雪仙自傳/父親娶小老婆.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3 04:40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