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白雪仙自傳:獲得校長關懷

獲得校長關懷

「小二學校」的麥校長對我非常好,她知道我的爸爸是紅小生。而麥校長的母親很愛看粵劇,尤其是看爸爸演的戲她最喜歡。所以麥校長便很常到我家來坐,她並不是想巴結紅伶,而是想知道一個生長在戲劇之家的女孩子的生活情況,她的出發點,完全是對我關懷吧了。

校長是一個年約卅多歲的女孩子,個性爽朗而健談,她從事教育工作已多年,抱覑為教育而教育的宗旨去辦學校,她和母親都住在學校裡,常常都見她在「校長室」內埋頭改卷,平時沒有什麼人來探訪她,看來她像個獨身女子。因為當時我的年紀輕,沒有關心到她結婚與否。不過,據現在的推測,麥校長一定是個老處女。

我每天背了書包上校,都見她坐在校園的椅子上看書,當我叫一聲「校長早晨!」她必定托一托她的近視鏡笑咪咪的叫我行近她的身邊,對我說:「陳淑良,昨日的功課做好了嗎?給我看看。」我只好在書包裡拿出習作簿給她看,麥校長看完之後,總是說:「唔,做得不錯,以後再用心一點呀!」

麥校長和我媽媽認識是這樣的:有時媽媽在家坐得悶了,她又不喜歡看戲,便來學校看看我,麥校長對我非常疼愛,見媽媽來便和媽媽談起我的事,她要知道的是我在家裡的事情。媽媽要知道的卻是我在學校的事情,因此她倆很快便成為互相談天的對象了。 自升上一年級後,便少看見爸爸了,他每天都忙覑演戲,日夜都在戲台上唱做,有時半夜裡也在家讀曲本。我每天早上上學時,爸爸還未起床,晚上睡覑了爸爸才下台返家,故此有一個時期約兩月之久,我沒有和爸爸碰過一次頭,連叫「爸爸」的機會也很少。

因為很想見爸爸,我常常要求媽媽帶我到後台去看爸爸,但媽媽不答應,她常常說:「明天要上學,早點睡吧。」好了,到了星期日,我總以為她會答應帶我去的了,可是仍然不得要領,我不知道媽媽為什麼不讓我到後台去看爸爸? 後來姊姊告訴我,原來媽媽不喜歡兒女們染上戲班的習慣,更不高興她的兒女學戲,爸爸亦是一樣,所以便不讓我們兄弟姊妹們到後台去探班。說起來真好笑,我是一個紅伶的女兒,然而在六、七年間,竟沒有看過一次大戲,也未曾到過後台。

媽媽不但不讓我們去後台看爸爸,連她自己也很少到戲院去,所有爸爸的手本戲,她多是未看過的,有時朋友跟她談起爸爸的手本戲的劇情,她也是慒慒然不知所答,身為一個紅伶的太太,對於丈夫的拿手好戲竟未看過,這不是笑話嗎? 爸爸輪迴在港、澳、穗和馬來亞各地演出,紅絕一時,和他拍檔的花旦多是很吃香的,其中以千里駒(當時最紅的男花旦)最多,竟被認為舞台最理想的拍檔。所以每逢休息,駒叔便很常來我家坐,我們兄妹們很喜歡他,因為他每次來都帶我們去飲茶或給我們買糖果吃的。

因為爸爸的緣故,駒叔和我們的關係越來越密切了,後來我的二家姊竟做了他的媳婦呢!嫁給駒叔兒子的姊姊喚陳棣芳,如今已生下七個兒女,他們住在謝斐道,一家大小的生活過得很愉快。 當時駒叔在我們姊妹兄群中,最疼愛姊姊棣芳,時時都買東西給她,如花毛巾、手袋、蝴蝶花等,姊姊可以說是得天獨厚了,小用品天天換新,真使我羨慕死啦。不過駒叔也很疼我,說我讀書成績好,很多時也特別賞我一包軟糖。這總算不致太丟面呀!
一年級的下學期,上課才幾天,我忽然病了起來,這次病並不是普通的發燒和咳嗽那麼簡單,我這次是患「假腸熱」,在醫院住了整個星期才痊癒,功課也因而荒了不少。

白雪仙自傳/獲得校長關懷.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3 04:42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