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白雪仙自傳:玩具贈小朋友

玩具贈小朋友

在火車上,一路看到自然景色,心裏好像輕鬆了許多,剛才和親朋分別時的依依不捨的心情一掃而空,眼前的天然風景使我得到無限的快樂,媽媽叫我睡一陣子,我因不願錯過看風景的機會而拒絕了,祗是對媽媽說:「我不倦,看風景比睡覺還好呢!」媽媽叫得多了,我總是不肯睡,媽媽也祗好由我。忽然二家姐低低聲問我:「九妹,爸爸送給你的『大公仔』怎麼你肯送給阿女呢?」她這句話我真不知怎樣答才好:因為我送「大公仔」給阿女是一時衝動的。為了要向二家姐交代這個問題,我祗好說:「玩厭了,便送給她玩啦。」

到達了香港,眼前一切景物全都是陌生的,爸爸邊行邊為我們介紹地方,這地方叫什麼名字,有什麼特別之處,都一一為我們解釋,但這時我祗顧用眼看,全無心聽他的介紹,所以後來爸爸翻問我某地的名字,我啞然無以答覆,爸爸又耐心地為我再說一遍。

初到香港,我們住在灣仔鳳凰台,爸爸的行家知爸爸硓眷到港,都紛紛來探訪,有些還請我們全家出外吃飯,說是替我們洗塵,塵洗不洗我可不理,肚子郤是填滿了,口福可真不錯。

經過一番佈置,鳳凰台這個新家總算弄好了,雖然地方沒有廣洲黃沙新屋那麼大,但佈置起來,倒也挺舒服的。我們兄弟姊妹們暫時還未找到學校,兼這時又不是開學時期,故此樂得玩個痛快。爸爸的新班還未開鑼,便每天陪我們到處玩,不是上茶樓飲茶便是行街和買東西,這些日子該稱得上「快活時辰」了。

玩了整整一星期,爸爸不能再陪我們了,原因是他要登台,每天都在戲院,很少時間在家,自然這對我們是一個很大的損失,我們既不能痛快的去玩,而且也沒有上茶樓吃點心的希望了。媽媽每天都躲在家裏,不時不容易出外走動一下,這真氣死我們這缌頑皮友。

假期過後,又是上學的時候了,我們兄弟姊妹分別投考學校,我考入「敦梅」學校讀四年班。上學之後,再沒有這麼優悠自在啦,每天刻板式的上學、放學、溫習功課就佔了一整天,除了在學校小息時跟同學們玩之外,其他的時間休想去玩一下,媽媽對我們的功課非常認真,每晚放學返家,吃完飯之後便得把所有日間的功課做好,做完功課之後便睡覺。如果當時要寫日期的話,大可只寫一篇便可以了,以後每天照第一天抄上去便行,因為每天的時間與工作並沒有絲毫變更呀,如果有的話祗是星期日這一天例外,每到了星期日,我們全都不用上學,便要求媽媽帶我們出外玩,或到郊外去旅行一次,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媽媽對於我們在星期日提出的要求,多是順我意思的。說起來,我不能不替自己高興,因為我有一個明理的媽媽,真想不到她是一個舊式的婦女,竟也如此明事理呢!

白雪仙自傳/玩具贈小朋友.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9 23:08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