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白雪仙自傳:羡煞同輩姊妹

羡煞同輩姊妹

自從我跟五叔學戲後,爸爸對我已改變了主意,以前不准許我入他那一行,但現在卻希望我在粵劇能有成就,所以在我臨睡時他對我說:「阿仙,用心去學吧,過些時我想想辦法在我的班內找一固給你演唱的機會,說不定你便可乘此機會扶搖直上呢!」我真開人極了,原來爸爸無時無刻不在為我設想的,聽了他這番話,我才知道他有意栽培我成材的呢。

一連幾天都是作為舞台的點綴品,我心裏在想,究竟我甚麼時候才可擺脫啞梅香的困境呢?要是一站就是幾年,試問還有甚麼發展的機會呀?我並不是對啞梅香這個位置厭棄,老實說,每看別人唱得那麼痛決,做得那麼輕鬆,便自己對自己說:「甚麼時候可以學他們一樣痛快和輕鬆呢?」為了快一點追上別人,我更加努力去學習,在台前看老倌們的演出一碰到不明的地方,立即往問五叔或五嬸,五叔夫婦對我都很疼愛,每逢我有疑問,他倆定必很詳細向我解說。我時時發問,漸漸的給我學到了不少東西,據五叔說:如果不是我時時能找問題去問他,他是不能發掘那麼多東西來教我的。五叔讚我這種精神很好,而且還向爸媽談起我的學習情形,爸爸知道了高興異常,媽媽則說:「這孩子也真苦心向戲劇了。」 說起來,我算得上是一個幸運兒,因為在我的戲劇里程中,祗做了三天啞梅香而已,我八月十二隨五叔出台做啞梅香,十五那天,爸爸跟五叔商量,叫我暫轉跟他落班,因為他可以給我找一個開聲的角色。五叔聽到有機會給我發展,自然非常贊成,因此我便暫時離開五叔,轉跟爸爸登台。

雖然我這個梅香開口了,但祗不過是出來數數白欖而已,據很多戲行的姊妹告訴我,別看僅是少數幾句白欖,原來這也是很難得的,因為有機會出來開聲,就夠讓同輩的姊妹們羡慕死了。

自從數過幾句「白欖」(即是讀書方式,祗是一句句的說話都有韻的),我開始脫離啞梅香的圈子了。此後我祗是跟隨覑五叔和爸爸落班,不過還是跟五叔落班的機會多,因為我既然執了弟子禮,必需要與師傅同進退的,為的是多點和師傅在一起,學工夫的機會將會多許多,雖然爸爸常常從旁指點我,但我畢竟跟隨他的時候少,我以我所學的多是五叔的手本工架。讀都們,也許你們會懷疑,薛覺先是一位小生,他怎可以教我學花旦的工架呢?告訴你,五叔被譽為「萬能泰斗」是名符其實的,他無論小生或花旦戲亦一樣能勝任愉快,他當紅的時候,他的反串戲是最為觀眾歡迎,扮相美和唱做佳,猶勝女花旦哩。

新年到了,那時香港的粵劇圈有一個老例子,就是在新年裏各班則例必演通宵戲,但一些大老倌們則從不演通宵戲,因此在通宵戲裏露面的全部是一些名不見經傳的青年伙子,那時我也演過好幾天通宵戲。

起初我也不知道,通宵戲是怎樣的;後來有一晚和爸爸演完了夜場,正準備落裝返家,爸爸走過來問我:「阿仙,你有向開戲師爺戲做嗎?」我聽得莫名其妙,「甚麼戲,我不是剛演完了嗎?不是這個呀,是通宵戲哩!」爸爸向我解釋每逢新年裏必有通宵戲演,演通宵戲的全是一些手下仔(即不重要的配角)和花旦仔之類,但如果自己不向開戲師爺取戲演,那麼就是放棄演通宵戲的權,本來演通宵的酬勞是少之又少的,不過大可藉此機會來實習一下。演通宵戲的正印花旦和文武生都是四幫花旦和四幫小生而已,一些開口梅香都可擔演重要角色,啞口梅香也有開口的機會,正所謂「池中無魚蝦為大」哩!

爸爸見我沒向開戲師爺取戲演,認為失了一個大好實習的機會,因為通宵戲並不是時時有演的;於是他帶我去問開戲師爺,看看還有未派人演的角色不?這時我已沒有主意,祗好任由爸爸擺佈了。

爸爸向開戲師爺詢問之下,原來全都派好了人,爸爸仍不放過這個機會,請求開戲師爺加添一角色讓我演,開戲師爺因為我爸爸是大老倌,多少卑面,因此便替我安排了一個媽姐的角色。這樣我總算找到一個實習的機會了。

因為我的角色是臨時加插的緣故,所以沒有曲本派給我,開戲師爺叫我臨場爆肚(即由自己臨時創作唱詞),這真把我嚇壞了,不是嗎?如果我出到台口沒機會唱唱做做,這不等如沒演一樣,那還說甚麼這是實習的機會呢?如果要演唱就非瀑肚不可,但我初出茅廬,那有瀑肚的天才呢?既來之則安之,還是硬覑頭皮隨機應變好了。 我記得那晚我演的媽姐,是跟隨小姐出入的,有一場小姐進香由我陪伴,當出場的時候我爆出一句滾花,意思是叫小姐當心不平的道路,別一不留心跌落深淵之類。之後我還接覑爆了好幾句白欖。演完之後,開戲師爺大讚我聰明,明天給我多演一點戲,如此一來,我覺得爆肚也並不困難呀!

不能否認,演完幾天通宵戲之後,得益不少,最低限度也給我有練練嵗色的機會和實習隨機應變的才能。所以我對這次演通宵戲的印象至今猶深刻哩!

不久爸爸給我找了一位音樂師傅,那就住在我家樓上的音樂家冼幹持。說起來,冼幹持既是我們的鄰居,他又是爸爸的好朋友,洗師傅一向對粵曲方面很有研究,他最喜歡是爸爸的腔口,常常與爸爸研究腔口的運用問題,所以當時他經常唱爸爸獨有的「白駒榮」腔,由於他肯研究,而且爸爸有時又和他切磋一下,故此他唱的「白駒榮」腔是非常迫肖傳神的,爸爸也曾讚他所唱的腔口。

白雪仙自傳/羡煞同輩姊妹.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9 23:13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