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白雪仙自傳:與女姐很投契

與女姐很投契

一九四五年的香港藝壇,是和平後最熱鬧的時候,那時我們都能看到分別多時的同業。因為戰爭的緣故,有些入內地,有些在港、澳、穗棲身,大家都為生活而奔走,沒有碰頭的機會,現在大家見面時總是非常歡喜的。 那時候,紅線女也在香港,我們以前是不相識的。所謂不相識,祗是未經人介紹,而且未合作過而已,其實吃戲行飯的人,那有不認識之理。說起來,我認 識紅線女已經很久以前的事,那時我是跟隨爸爸在廣洲灣登台(不過做的祗是一些毫不重要的角色而已)。而紅線女當時也剛巧在廣洲灣演戲;當時她是跟她的 師傅何芙蓮落班,任第四花旦,她的藝名仍未改作「紅線女」,是用「小蓮」作藝名。

由於大家都在廣洲灣演戲,所以我們班裏有些花旦仔是跟她認識的,常常會談起她的事,有時小蓮也會來我們的戲班找她的老友坐談,因為那時大家都祗有十多歲,見面時也會同坐談笑,但始終仍未經正式結交朋友。經過了一筯戰爭之後,大家都有顯著的改變,年紀也長了。所以當我們再次 見面,大家都不大認識,經過別人的介紹,大家才記起是幼時朋友。也許我們的性格有點相同,女姐(紅線女)好動,愛說笑,胸無城府。而恰巧我是這類人,所 以我們每次見面都談得特別投契。我和女姐雖然常談笑,但兩人坐在一起從不談正事,所以很多人都說我兩是 對活寶貝。那時候的紅線女雖然結了婚,而且已經做了人家母親,但她的子孩子脾氣仍很重,碰了我這個好動的活寶貝,於是便揍成一對「活寶貝」啦。當時在 我的好朋友中,除了任姐之外,就要算到這位和我性格相同的女姐了。在大家不需要演戲的時候,我和任姐很喜歡往找女姐玩,所以和馬師曾的感 情也很好,有時還約同五叔五嬸一同在女姐的家玩牌,(和平後薛覺先也在香港,) 因此逢休息的時候,我們總是大夥兒一同大快活的。 「新聲」定期在香港演出了,我們也祗好收拾玩樂心情,專心專意準備演戲,因為我們「新聲」劇團雖在廣洲澳門吃香,但在香港則仍未打穩基礎,所以必需 落力一點來博取觀眾的好感。

白雪仙自傳/與女姐很投契.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9 23:21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