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白雪仙自傳:與陳錦棠合作

與陳錦棠合作

其實認真的說起來,我當正印花旦並不是始於近幾年的,在我十六歲那年, 師兄陳錦棠要組一新班在廣洲演出,當時缺乏正印花旦,他看中了我,邀我加入 他領導的錦添花劇團,做正印花旦,為了此事,我曾經過很大的考慮,當正印花 旦並非一件容易的事,如果擔得穩就沒有甚麼,假如不受落(即不為觀眾歡迎), 那豈不是自己獻醜。所以有一天,一哥(陳錦棠)來徵求我意思的時候,我拒絕了 他,我對一哥說:「一哥,我很感謝你的提拔,不過我自知擔不起正花這麼吃重 的角色,你還是另找別人吧!」一哥聽後接覑說:「阿仙,人望高處,你未演又 怎知自己不能夠擔任呢,不用考慮了,就此決定吧!」我畢竟還年輕不懂事,經 不起他的慫恿,終於簽了合約。

「錦添花」將開鑼前,一哥常常和我在起研究新戲的筯口(即練習新戲的演 出),這是我提出的,因為我深恐在演出前沒有準備,演戲時恐怕不理想。一哥 亦很同意所以我們經常常拿覑劇本研究。

「錦添花」正式開鑼了,我覺得責任比前任幫花時重得多,因為這一班如果 不收得,我要負責相當大的。所以頭一晚響鑼時,我的心猶如有十五個吊桶,七上八落。往時演戲好像很爽快,沒有半點不安,但這次卻不了,一出到台口, 好像有一種不同的感覺,看看台下的觀眾,他們正在目灼灼的盯覑我,有些還在細 細聲的咬耳仔,相信一定在批評我了。忽然心裏有了一種想法,好像他們都很不滿意我的演出,並說我不配當正印花旦,有了這種意識後,我更加覺得不安。演 完一筯之後,到了後台我將自己的感覺對一哥談起,一哥笑我太天真,也許台下正對我有好批評也未定。在第二筯出筯時,一哥對我說:「阿仙,你既然疑心台 下對你的演出不滿,那你大可不看台下,便可安心演戲了。其實你真区,自己聽不到別人說,又怎知別人對你不滿呢?別想了,努力演戲才是上策呀!」我出到,真的照一哥的話去做,不看台下,專心演戲。很奇怪,這次居然安定了很多,而且演來自己也覺得滿意,然而,我卻不敢保證觀眾滿意不?

白雪仙自傳/與陳錦棠合作.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9 23:17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