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白雪仙自傳:舊屋重建

舊屋重建

當我和小白兔牽覑新娘的裙尾行出來時,便隱隱約約聽到有人在批評我們,有些人還知道我是白駒榮的女兒,當時我覺得奇怪,他們與我非親非故,為什麼會知道我的爸爸就是白駒榮呢?後來才知道,他們是在報章把我和爸爸合影的照片刊出來,難怪他們認得我了。

婚禮完畢,很多人把我和小白兔當作開心果,要我們給他們表演跳舞、唱歌。小孩子總是愛戴高帽的,我們被他們讚了幾句,便忘了疲倦,拼命表演給我們看。 做過一次「花女」之後,我和小白兔竟成為長期「花女」,每逢校裡的師長們有朋友或親戚結婚,必定叫我和小白兔去做花女,因此我又有了新花名叫做「花女」! 不久,爸爸覺得我們住的屋太舊了,決定全部拆掉,重新建築,並建多一層,變成三層樓。我們小孩子聽到這個消息,知道不久就有新屋住,不禁歡呼起來。自然,我們歡呼是向爸爸發的,如果不是爸爸要重建新屋的話,試問我們又那有資格去住新屋呢! 因為住的屋要拆掉重建,我們只好遷到別的地方去暫住了。在外住的時間並不會太長,所以只暫租了一廳兩間房子住下,爸爸的班依舊是接得很密,還很少在家,那時他是在廣洲登台,有空時便去督促建築工入建新屋,爸爸對於家庭是相當關心的,雖然他是忙得不可開交,但為了讓下一代住得舒服一點,他連休息的時間都用盡了,對於這一點,我們兄弟姊妹們對爸爸是一輩子的感激的。 有一個星期日,媽媽提議和我們去黃沙看拆屋,這個節目,當時在我們看來是非常感興趣的,其他玩得很多了,看拆屋則絕少有機會,尤其是看自己曾住過的祖居拆下來,更是破題兒第一遭,所以我們覺得這一天是從來星期日的節目中最新奇的一次,我們寧願放棄吃和玩,跟覑媽媽去黃沙。

到了黃沙,看見祖居經已進行拆卸了,當時正有一個工友在拆覑我住的房了的牆壁,我從前貼在牆上的公仔紙,都跟覑一塊塊的磚坭倒下去,不知怎的,人裡有一種特別的感覺,好像有一種不捨得的心情,尤其是自己親手貼上去的「公仔紙」從此不再能見到了,人裡更加難過。但是回心一想,何必難過呢?待新屋建好時,我便可以住新房子,那時大可以再貼上更美麗的公仔紙,這不是比舊房子還好嗎?人裡起了這種念頭之後,快樂的情感又一陣陣升上來,我不禁和兄姊們拍手大笑,咀裡在說:「快些拆,快些拆,讓我們快些住新屋。」媽媽看見我們笑,她也忍不住跟覑我們笑了。

經過了約四個月之久,我們的新屋總算落成了,爸爸托人選了一個好日子,舉行全家的入伙禮,並請了不少戲劇界的友好來飲一餐,那時吃香的戲人差不多全都到齊,他們見面時總是談些演戲的事情,或說說登台以來的趣事,一會兒比較寂靜,忽然間又大聲縱笑,不過大聲說大聲笑的時候佔多數。媽媽一向不高興我接近戲班的人,因為她知道我的個性很接近戲劇這方面,如果再讓我跟他們接近的話,豈不是很容易使我更加陶醉於演戲嗎?可能連讀書的心情都分散了。她是舊家庭的女子,她自己讀書的機會被家庭剝奪了,所以她希望自己的女兒能讀多點書,將來可與男孩子一樣在社會上工作,為了這一點,她從來就不高興我談起演戲的事,有時我偶然說起將來要跟爸爸落班,她便扳起臉孔,罵我不聽她話,如果我以後再提,就什麼東西也不買給我了。我知道媽媽疼我,便不敢使她動氣,所以這天新屋入伙,老倌雲集,我都不敢出來和他們玩,只好在後園和兄姊們「玩大姑」。

白雪仙自傳/舊屋重建.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3 06:47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