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白雪仙自傳:賣唱賺錢養家

賣唱賺錢養家

開始賣唱的第一天,冼師傅特地叫我到他的房內,拿了一本歌書給我,這本 歌書,內面多是爸爸、五叔、馬師曾和他本人拿手傑作,包括有生旦對唱的和獨 唱的。冼師傅叫我先學學唱,因為這是我們第一次和聽客見面,必需唱得好些, 如果第一次給人一個不良的印象,以後唱下去就會有困難了。我一向很服從冼師 傅,何這一次又是面臨新的考驗,我當然更要認真了。 於是我在冼師傅的房內細心練唱,我們準備第一晚來一支師徒合唱,所以兩 人便一同練習,冼師傅邊唱邊配音樂。由於停唱了一個時候,唱起來好像不很順 利,冼師傅在我唱得不好的地方,立即停下來指正我,直至我唱好了他才再對唱 下去。

旁晚,我們合唱的歌總算練好了,晚上吃過了東西,兩人便一同出發酒樓茶 室,當我與冼師傅出門的時候,我對爸爸媽媽說:「爸爸、媽媽我去啦!」這時 候,我發覺爸媽的眼睛好像藏覑一眶淚水,他們祗是點點頭,我顧不了許多,低 覑頭跟冼師傅去了。

說到我們初期的賣唱,是很可憐的,每晚到一些較旺的茶樓酒家去唱,生意 好的時候還好,如果碰到顧客沒興趣聽粵曲時,那就倒霉了,入息的低微,想起 來真是相當可憐的。 我與冼師傅多是在灣仔、銅鑼灣一帶演唱,有時也到中環、水坑口去。當時 除了我和冼師傅賣唱外,還有不少冼師傅的音樂界朋友也和我們一樣過覑堪憐的生活。

當時冼師傅常唱爸爸的歌曲,而他的唱法亦很像爸爸,所以索性用「新白駒 榮」作藝名,由於爸爸在戰前紅絕一時,故此冼師傅的「新白駒榮」當時亦很受 歡迎。那時候,很少人知道我就是白駒榮的女兒,除了平日最崇拜爸爸的戲迷或朋友之外。我也完全不希望別人知道我的爸爸就是名小生白駒榮。這並不是虛榮心作崇,我祗覺得爸爸的心情不好,再不應讓他受到別的諷刺。其實說起來,這個混亂的時候,絕對不會有人認為賣唱是低賤的了,因為能夠找到兩餐已經不容易的。

還好,流浪式的賣唱生涯,時間並不很長,沒多久,我們就開始在茶座所設的歌壇演唱了,這總比以前安定得多,收入也因而有了一定的數目。

有時我也有有此感覺:好像如此賣唱是和自己的理想距離很遠,我立志要做 一個舞台演員,可是如今卻祗是一個為口奔馳的小唱家,心想如果沒有一條新出路,那就太可悲了。冼師傅也常常為我將來動腦筋,他告訴我:「阿仙,我們現 在祗不過渡式的在歌壇賣唱而已。一有機會,我希望你仍然恢復粉墨登台的。」 我覺得冼師傅的話很合理,為了生活而做自己不願意幹的工作也得挨下去的,何在歌壇唱曲和演戲也距離不很遠呢!更說深一層,在歌壇賣唱對將來恢復登台 也很有幫助,歌喉練好了,無形中是修好了藝人必備的三大要科「聲、色、藝」 中的主要科「聲」。既然是這樣,以後我便把全副精神集中在演唱方面,所以當時在歌壇也得到很多歌迷的歡迎,生活在苦中帶甜的情下過覑。 冼師傅很喜歡唱「幻境新曲」(即是有表情動作來配合的粵曲,跟舞台上的 粵劇差不多),所以我們常常在家裏練習,由於「幻境新曲」有做手的緣故,爸 爸時時在旁指導我的演出,所以每次我和冼師傅的演唱,總會受到一些台下周郎 的好評,而我的做手和唱工,也在無形中進步了。

經過了兩、三個月在歌壇演唱,香港又開始有人搞班了,爸爸當時成了各人組班主帥的對象,因為爸爸不演戲已久,戲迷都很盼望能看到他的演出,其實說 起來,爸爸也實在有點技癢了,所以一班政家斟他便立即答允,爸爸有班落,自 然我也因此而擺脫歌壇的生活。轉隨跟爸爸登台。冼師傅獲悉爸爸重張「白駒榮」的旗幟,高興到不得了,一則他眼看老友以後不用呆坐在家長吁短嘆。其次就是替我們生活擺脫困境而高興。因此他在爸爸接了新班的晚上,特地在他家裏買了好些酒菜替爸爸慶祝一下。我們全家都成了座上客。爸爸和冼師傅在酒席間說了很多感慨的話,講起來真教人心酸的。

白雪仙自傳/賣唱賺錢養家.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9 23:16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