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白雪仙自傳:身受戰爭之害

身受戰爭之害

淪陷時,我們的生活非常因難,娛樂事業全部停頓,家裏沒有入數,條條出 數,漸漸的已陷入朝不保晚的狀況中。家裏的人漸漸變成皮黃骨瘦。能夠換來吃 的東西全都換光了,家裏已沒有一件值錢的東西,爸爸憂心最重,他眼看全家人 都變成不像人形,心裏亦非常難過,尤其是當十弟和十一妹嚷覑肚餓的時候他就 更悲哀,不時搥心嘆氣說難道再也沒有一條生路給我了嗎?真的這樣就要倒下去 嗎?我懂得爸爸的哀傷,我更擔心我們的家要倒下去,時時盼望自己能找到一些 可以吃的東西回來救家人,但試問這個時候,人人都陷入絕望情中的當兒,我 這個十多歲的黃毛小鴉頭又怎能有這麼大的力量呢?爸爸是個有修養有名氣的藝 人,也嘆英雄無用武之地,何我這個剛踏入藝術之門第一階的小妮子呢!唉! 我真恨透了這筯戰爭,把我們幸福的家庭弄糟了,更破壞了我美麗遠大的前途。 如果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說不定我已有了可觀的成就了。說起來,我相 信不祗我一個人恨戰爭,除了我之外,每一個身受戰爭之害的之人都恨透了它。 你看,許許多多人被它害至家破人亡,千千萬萬人因它而弄至骨肉分離。戰爭, 我祈望你快些離開人們,直至永遠永遠。

冼師傅仍和我們同樓住,他的環境跟我們差不多,為了今後的生活,他每天 四處奔走,希望能找到一份工作。 不久,香港的酒樓茶室恢復營業,冼師傅和幾個音樂界的朋友商量,準備在 酒樓茶室賣唱,預料總可以維兩餐。當時除了這個辦法之外,再也沒有別的生存 好辦法了,於是冼師傅便實行幹起賣唱生涯來。

冼師傅很清楚我們的環境,因此他實行賣唱討活的前一晚,特地來和爸爸商 量,叫我跟他一起去賣唱,見一步行一步,總好過大家坐在一起捱餓。爸爸初時 覺得很難答覆,他是一個深謀遠慮的人,他對冼師傅說:「好是好的,不過恐怕 將來和平了,阿仙恢復登台時,會有所影響呢!」冼師傅見爸爸這麼大考慮,認 為這些簡直是多餘的,因為在死亡的邊緣上掙扎,不應該顧慮到這麼許許多多不邊際的問題。於是冼師傅對爸爸說:「七哥,我不反對你這種考慮,不過,你 得想想目前生活的困難,如果我們不幹這種工作,很可能餓死,我們有一分生存 的勇氣就要繼續為生活奮鬥下去,如果平平白白的餓死,我們還想甚麼將來的影 響和不影響呢!所謂留得青山在,那怕沒柴燒,說不定阿仙經過這次賣唱的生 活,更加使她努力為將來的前途而繼續奮鬥呢!」冼師傅這番話很有意義,爸爸 亦感覺得他說得很合理。因此他痛苦的點頭答應了,但他對冼師傅說:「幹持, 阿仙畢竟不懂得應付環境,且她所識的東西有限,以後煩你多多照顧她呀!」 冼師傅說:「放心好了七哥,阿仙我自然會照顧的了,而且她又那麼聰明,我相 信一定不會有困難的。」媽媽見爸爸答應了,也沒有反對,我聽了這個消息非常 快樂,因為我日夕都盼望能有一個機會賺點錢回來幫家,如今正是一個絕好的機 會。這一晚,我覺得很興奮,因為今後我們大可以不會餓死哩!雖然賣唱不會有 很理想的入息,但家裏有了收入,總是較易安排的,最低限度,粗麵包和稀粥也 可以餐飽了。我邊想邊覺得快樂,好像眼前發現了一線光芒,漸漸的走入了夢鄉, 這一晚,是我淪陷後第一次真正得到一個甜美的睡眠。

白雪仙自傳/身受戰爭之害.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9 23:14 由 admin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