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驚艷

驚艷

「紫釵記」的精選買回來了﹐聽仙姐唱「陽關折柳」聽到我服了她。聽她唱「不慣別離﹐相對斷腸無」那一段﹐由高吭轉入柔情低訴﹐天衣無縫﹐她的聲音令我這天涯客動容。她的感情是一流。也不是第一次聽仙姐的錄音﹐但是就是沒有這次的驚艷。我才驚覺到﹐阿嗲其實學不到她師傅的十分一。我愛聽仙姐和波叔的「花前遇俠」的「寡婦彈情」那一段﹐她唱時參進了她獨有的「依」﹐「啊」低呼演繹手法﹐簡直就是神來之筆﹐畫龍點睛。

天﹐我怎麼到現在才發現仙姐的好﹖後來到倫敦唐人街﹐我馬上跑進唱片鋪買了「再世紅梅記」精選。聽了無數次。

那年暑假﹐我買了葉紹德剛出版的「唐滌生戲曲欣賞」﹐讀了德叔側寫仙姐的歷史。我為她當年的高瞻遠矚和改進粵劇的抱負而心折。給德叔一提﹐更了解我愛她比別的花旦多﹐是因為她唸口白的厲害。

那個夏天﹐我到唱片鋪﹐錄了整套「再世紅梅記」﹐把全劇窺了全豹﹐對她的唱腔有了個些微的了解。比如她唱昭容時﹐聲調便和唱李慧娘時有分別。閉上眼睛聽﹐便可以想象她和仙鳳成員們在臺上的金碧輝煌。

我之前也有聽過她的「蝶影紅梨記」和「獅吼記」的電影原聲錄音﹐但就是沒有這年的重新發現的驚喜。後來讀多了﹐我分析(其實是猜想)到的結果是她演「蝶影」和「獅吼記」時﹐唱功仍未成熟。到她們為娛樂唱片錄那三套戲寶時﹐她的演唱功夫才到達顛峰。

從那年起我沒有再聽過雛鳳的「帝女花」和「紫釵記」。只有她們的師傅﹐才能入耳。而我年輕的嗓子﹐只選唱仙腔﹐模仿仙姐。依依啊啊。

(零七年五月)

一直到我失聲後。

驚艷.txt · 上一次變更: 2007/08/08 23:44 由 shaunchooi

頁面工具